问题:受害者递给对方安全套,会对强奸犯判决结果产生影响吗?

问题:看到一则新闻,一名女子在家遭遇抢劫,人财两\n空,不得已的情况下,要求强奸男子戴套,后面\n女子起诉男子犯罪行为,却被控诉,由于自己主\n动提供了安全套,因此是自愿性行为。\n难道在遭遇伤害时,为避免自己受到更大的伤\n害,从而做出了自我保护行为,这就等同于同意\n或者自愿吗?非要等到真的伤害了自己,选择一\n死了之,才会被人称为“受害者”,然后立个忠贞\n不渝的牌坊?犯罪分子才值得被千夫所指?

快递员性侵女客户案引关注女孩承受肉体精神舆论重重压力

回答:

回答:

性侵受害人何时不再被二次伤害

被强奸受害人递给施暴者避孕套,不能改变强奸性质。

但凡强奸,都是施暴者施行暴力行为,或以死亡威胁,或威胁杀她亲人等恶劣语言行为。

曾经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妻子在下班途中,遇到强奸犯,你希望你的妻子为了你的面子或贞节,用性命去搏斗还是委屈顺从。”有很多中国人的回答让我失望,有一个外国小伙子的回答让我满意,他说:“男人的体质比女人的体质好,我的妻子根本打不过他,她的过激反抗,只会激怒强奸犯,他会杀了我妻子,我只有一个女人就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她去死,我期望强奸犯强奸她时戴上避孕套,别把艾滋病传给我妻子。”虽然,我对外国人不怎么看好,但是,我赞同这说法。对于强奸犯,戴与不戴避孕套,强迫女人发生性关系就该判刑。

对话动机

只要受害人报警,警方受理案件后,不会因受害者递给强奸行为人避孕套,就意味着强奸行为不成立。

受害者在施暴者强硬施暴过程中,为了自身不受到更大伤害(担心传染性疾病甚至HIV病毒),绝望且无奈的递给施暴者避孕套。这也不意味着受害者同意强奸行为的发生。

回答:

快递员性侵女客户案已过月余。目前,中通快递就赔偿问题与受害人小柔及其家属达成一致。受害人的代理律师称当事双方签有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但受害人放弃了对中通快递公司的维权。不过,受害人不可能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谅解,下一步会针对犯罪嫌疑人的性侵行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因此这一行为不会影响对强奸犯罪行为的审理与判决。

回答:

这个问题很难解释!首先,假如真有相似案件发生,我想会有很大比例的判决会有利于“犯罪嫌疑人”。因为很简单,国内就有“带套不算强奸”,因反抗强奸行因为弄伤“嫌疑人”生殖器被判赔偿的报道和各种传说。在片面宣传学习和借鉴西方所谓保护犯罪嫌疑人基本权利的导向作用下,涌现了众多“某地法官”各种奇葩的判决和诉求案例,成为公众、百姓声讨的对象和酒足饭饱后调侃的谈资。这些法官和嫌疑人辩护律师根本(或者有意)忽视了刑法对于强奸“各种非法手段……”的定性解释,扭曲了“违背妇女意愿……”的界定,“你给了套,就是你愿意了”……所以,强奸,很容易演变成了“通奸”,甚至能引申成“卖淫”行为。本人一直认为,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是在对其定性犯罪事实并接受惩罚,其人身权利因此受到限制以后才能确认开始。在犯罪嫌疑人犯罪行为进行时,其违法行为在先,其人身权益和安全根本不应该受法律保护!法律首先是用于保护守法公民,惩治犯罪行为的。用法律保护犯罪行为,就是纵容犯罪。

回答:

犯罪嫌疑人在实施性犯罪时,女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在犯罪嫌疑人没有主动犯罪中止,或者没有周围环境的变化,比如过往路人的冲击,或者见义勇为者的救助,女性单凭个人能力逃脱被侵害的可能性比较低。在不能有效制止被侵害后果的发生的情况下,女性为了最大限度的减轻损害程度,向犯罪嫌疑人主动递交避孕套,实属无奈之举。这绝不是女性同意两者之间进行性行为的表示,更不是犯罪嫌疑人逃脱制裁的借口。个人观点,如果犯罪嫌疑人接受了避孕套实施犯罪,和拒绝使用避孕套应该在裁决时有轻微的区分。因为使用避孕套会对避免两人的性病传播或者某些传播疾病的扩散有一定意义。在判罪量刑时可以给接受避孕套的犯罪嫌疑人1——6月的减轻处罚。对于没有接受的,则应该按照法律规定,从严打击。简而言之,我的观点就是,都是强奸罪,但有些许区分比较好。

回答:

我认为不应该,受害者递套,说明是对受害者更深的伤害,应该追加罪过,怎么可能变成减罪的理由?

回答:

对于罪犯来说,犯罪就是犯罪。。。这只是受害者无奈的保护自己。。你强奸犯还是一样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会影响

回答:

问题是如果不适当从轻,以后强奸的就没人戴套了,女性受二次伤害成了必然,所以应该戴套维持现有强奸判刑,不戴上调一级判决,比如强奸无期徒刑改成戴套无期,不戴死刑

回答:

犯罪的动机是第一位的!

回答:

这女方是故意带好套子走夜路等人犯罪吗?然后又通过法律赔偿和解??这招不错!爽又爽到了,钱又可以拿,比坐在红灯区等客强多了😂😂😂

回答:

不会,法不容情

回答:

受害人也是对自身健康一种保护

强奸罪目前存在3种学说,即接触说、插入说和射精说。目前,我国刑法就成年人的强奸案件偏向于插入说,即男性性器官违反女性意志插入女性性器官,即构成强奸。而在针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上,偏向于接触说,即只要接触就构成犯罪。

据受害人的母亲透露,女儿的事情让她心力交瘁:“我女儿这段时间一直在接受各方面的治疗,我们会一直陪伴着她,让她早日走出阴霾。”

回到本案,女性要求嫌疑人戴套,并不影响嫌疑人违反妇女意志的认定,嫌疑人客观上存在违法行为。同时,根据一般规律男性性成熟一般不会低于16周岁,因此打到责任年龄。

面对性侵,不要心存侥幸,社会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向其宣战。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为自己和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出力,性侵者就无处可逃。而如果总认为这样的事情“事不关己”,可以作壁上观,其实就是在纵容罪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受害者。围绕如何遏制性侵、保护女性权益等问题,记者与相关专家展开对话。

嫌疑人客观上存在违法行为(违反妇女意志,强行发生性关系)、有损害后果(妇女性自主权被侵犯)、行为和结果之间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且不存在违法阻却事由。因此客观上违法。主观上为故意,且达到责任年龄,不存在责任阻却事由。综上,嫌疑人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强奸罪。且本案存在抢劫罪的加重构成要件:入室抢劫,因此应当两罪数罪并罚。

对话人

回答:

中国犯罪学研究会高级顾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皮艺军

应首先搞明白一个事实,要求性侵者戴套跟主动接受性行为有本质区别。一个女生受性侵,在对环境评估、自我力量对比分析,觉得伤害无法避免的情况下,要求戴套,可以被认定是一种自我保护行为,要清楚,针对一个性侵者,女生对其身体状况,比如有没有艾滋?有没有淋病等,在无从知晓任何状况的前提下,又面临不得不接受性侵事实的情况下,法律和道德都应该支持女生的这种行为,以避免后期的二次伤害。但强奸的定义,就是违背妇女意愿的强迫性性行为,要求戴套,并不违背该法律定义。

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 马忆南

山野四叔观点,非喜勿喷。

《法制日报》记者 赵 丽

6165.com 1
6165.com 2
6165.com 36165.com,回答:

网络围观者的恶也是伤害

女性既然向男性提供了避孕套,证明,女性是在同意的情况下和对方发生了性关系。既然如此,发生性关系之后,你又告男性强奸,这不就等于说你在诬告男性吗?

记者:根据此前媒体报道,9月14日傍晚5点左右,一名男性中通快递员上门收件。因为东西重,小柔搬不动,快递员进门帮忙。随后快递员起了色心,把她绑起来,按在地上。前后大约20来分钟,快递员开着门窗企图对小柔实施强暴。后来小柔找机会想跑,快递员又把她抓回来,关上门窗,拉上窗帘。最后由于男方自身原因,施暴的快递员没有得逞。快递员逃离现场时,还对小柔说“我喜欢你,会对你负责的”。被警方逮捕后,犯罪嫌疑人承认自己强奸未遂。9月21日,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对犯罪嫌疑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女性在告男性强奸的时候,女性必须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的确是在对方胁迫与暴力伤害你的情况下,被迫同意了和男性发生性关系。这样,有充分的证据,公安局才会立案调查。

皮艺军:性侵经常被掩盖下去,甚至受害人因为各种原因不敢报案。每个被侵犯的受害者面临的情况不一样,但对受害者的精神伤害非常严重,有时候甚至大过肉体伤害。需要注意的是,很多性侵都是非暴力的,但对受害者的伤害不会减少。需要明确的是,面对性侵,我们不可以以看热闹的心理去围观,性侵属于很严肃的法治问题。

你要告人家强奸,并不是只有避孕套或者卫生纸等等这样的证据就可以的。比如说你身体上有这种淤青,证明男性暴力伤害你的证据。而且,在48小时之内到警察那报案,警察带你到医院验伤!只有如此才能证明这是一个真实的强奸案。

记者:9月27日,快递员性侵事件受害人小柔被湖南某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小柔母亲介绍,9月19日,家里人无意中提到有一个快递,小柔好像就受了刺激,跑到床边窗户旁,“很冲动,好像要跳下去的样子”。这时小柔母亲急忙冲过去,抱住女儿后背,阻止了惨剧发生。据悉,在案件发生时,小柔就有轻生念头。

总而言之,强奸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可以成立的。告人家男性强奸你,必须有足够的证据和准备的情况下,警察才会立案。如果是诬告啊,你女人也是必须吃官司承担代价的。

皮艺军:性侵受害者的心理素质不一样,对事情的承受力和辨认程度有些区别。比如,有些女性能承受住这种挫折和打击,能很快恢复过来;有些女性会产生深深的羞耻感和罪恶感,甚至自杀。虽然心理承受能力不一样,但对精神方面的损害不是一时的,会持续存在下去,会一直纠缠受害者,很难消除。

回答:

我们必须强调对女性精神层面伤害的严重性,而不能用男权主义来解释。不能认为“没有杀害、暴力,就不算明显的伤害”,性侵就是一种伤害,是心理上的强制。

admin 娱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