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时期,统治阶级非常注重门阀制度,世家贵族与新兴贵族的地位相差悬殊。在山东,临沂王家是享誉海内的世家大族之一。王家的后起之秀王敦就娶了晋武帝的女儿襄城公主为妻。
晋室南渡后,失去了对北方的统治权。于是,司马睿在南方称孤道寡,建立东晋王朝,定都建康。后人称司马睿为晋元帝。
晋元帝为了拉拢世家贵族,用王敦的堂弟王导为当朝丞相,封王敦为扬州刺史,训练精兵良将。后来,王敦又升迁为镇东大将军,坐镇武昌,指挥江、扬、荆、襄、交、广六州的兵马。王氏二臣,一将一相,辅助晋元帝稳坐朝堂,撑起东南半壁。
当时,就是一般的老百姓,也对王氏掌握重权心知肚明,他们讲:王与马,共天下。
首都建康位于长江下游,而王敦率军屯驻在长江上游,对京城产生了极大的威慑力。晋元帝是个聪明人,早就发现这一形势对自己的帝位极为不利,就任命刘隗和戴渊为镇北将军,专门防范王敦。
王敦看透了晋元帝的心思,知道天子开始对付自己了,心中十分不安。此人素有反心,但又不敢直接带兵进犯国都,因为这样一来,他的反心就昭然若揭了。想来想去,他就准备仿效西汉时期的吴王刘濞,以清君侧为名起兵造反,说刘隗是个奸佞小人,自己要清除这个奸贼,使国家安定下来。
想到这里,王敦就和他部下的长史谢鲲密谋造反一事。
谢鲲听了,觉得这样做非常不妥,就加以劝说:刘隗固然是奸恶之徒,但他毕竟是天子所信任之臣。他把天子当做靠山,就如同藏在城墙里的狐狸,躲在神庙里的老鼠。要捉狐狸,城墙怎能不被毁坏;要捉老鼠,用烟熏水灌,神庙也会受到损失。你要清除刘隗,岂不是连带着把天子也给得罪了?
王敦见谢鲲不顺着自己说话,不由得勃然大怒,说道:你这个人真是很平庸,怎么懂得大道理!
322年,王敦率兵攻入京城,将元帝的亲信大臣刁协、戴渊等杀死。刘隗与王敦交战,吃了败仗,只得投奔后赵,此后再也不敢回南方了。王敦此番欺君罔上,居然毫发无伤,于是得意扬扬地回了武昌,从此更加嚣张,俨然一个独霸天下的土皇帝。
看到王敦权势如天,无人能够制约,晋元帝心中越来越难受,终于忧愤而死。公元324年,王敦知道当时的晋明帝病危,觉得这是一个可资利用的造反机会,再次进攻京城。幸好老天不佑,王敦在军营中染病身亡。
◎成语释义
常用来比喻暗藏在国家机构内部的坏人,或依附权贵而肆意作恶的小人。
◎故事出处
《晋书谢鲲传》:及敦将为逆,谓鲲曰:刘隗奸邪,将危社稷。吾欲除君侧之恶,匡主济时,何如?对曰:隗诚始祸,然城狐社鼠也。敦怒曰:君庸才,岂达大理!
◎出处译文
王敦想要造反,便对他部下的长史谢鲲说:刘隗是个奸邪小人,会危害国家的安定。我想将他从天子身边除掉,以使国家安定,你觉得如何。谢鲲知道王敦此举的意思,便说:刘隗固然是祸害的源头,但他毕竟是天子所信任之臣,除掉他就会得罪天子。王敦见谢鲲如此说,勃然大怒说:你这个人真是慵才,怎能知道大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