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我江山有几多。

  采石矶兮一砰砣,
  长虹作杆又如何?
  天边弯月是钩挂,
  称我江山有几多。

天边弯月是钩挂。

  明太祖听后“龙颜”大悦。解缙真可谓“奉承有方”。
  “称我江山有几多”
  朱元璋当皇帝后,多次微服出巡。有一次,他出巡回来,到金陵郊外一个渡口等船渡江,正遇上一群来金陵参加进士考试的举子也在候船。
  这里的风景十分壮丽,万里长江滚滚东流,苍茫的钟山似龙蟠虎踞,偌大的采石矶*屹立于江岸。一个年轻举子凝视着眼前的景色,脱口吟道。
  采石矶兮一秤砣,
  举子们听了都一致称赞。
  朱元璋听后却冷笑一声道:“这个句子的气魄是很大的,但恐怕后难为继啊!”
  大家听了以后一想,不错。偌大一座采石矶仅仅是一个秤砣,那末,秤杆、秤钩又是什么呢?纵使有了这么大的秤,又去秤什么呢?……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朱元璋见状大笑,说道:“待我试续一下,好吗?”说完,高声朗诵起来:

长虹作杆又如何?

  钓鱼诗

朱元璋见状大笑,说道:“待我试续一下,好吗?”说完,高声朗诵起来:

  解缙是明朝洪武年间的进士。他以急才称著,深受明太祖朱元璋的欣赏。
  一天,他陪同明太祖到御花园的池塘去钓鱼。解缙技术很好,鱼儿接二连三上钩;明太祖钓了半天却一无所获,有点尴尬,而且情绪也低落了。解缙是个聪明人,偷瞧了“龙颜”一眼后,恭恭敬敬地说:
  “皇上,别看鱼儿小,它们都是懂得礼节的呢!”
  明太祖听了,疑惑地问:“何以见得?”
  解缙从容地说:“有诗为证。”随即吟诗一首:

大家听了以后一想,不错。偌大一座采石矶仅仅是一个称砣,那么,秤杆、称钩又是什么呢?纵使有了这么大的称,又去称什么呢?……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大公报

举子们听了都一致称赞。

  有个教书先生,常读白字,已多次被人辞退。后来,他又找到一个东家。东家:教书一年,给谷三石和伙食钱四千;但如果教一个白字,罚谷一石;如果教一句白字,罚钱二千。先生听了暗暗叫苦,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到任后不久,他与东家在街上散步,将街边石碑上的“泰山石敢当”误读为“秦川右取当”,东家马上说:“你读错了,姑且罚谷一石!”一年的薪金已去了一截。
  回到书房教学生读《论语》时,把“曾子曰”读成“曹子日”,把“卿大夫”读为“乡大夫”,东家马上进来说:“又是两个白字,罚谷二石,只剩下四千钱!”
  有一天,他又将“季康子”读为“李麻子”,将“王曰叟”读成“王四嫂”,
  东家说:“两句都读错了,四千钱全部扣除!”
  全都完了!先生不由作诗叹道:
  三石租谷苦教徒,
  先被“秦川右取”乎。
  一石输在“曹子日”,
  一石送与“乡大夫”。
  四千伙食不为少,”
  可惜如今全扣了:
  二千赠与“李麻子”
  二千给与“王四嫂”。

采石矶兮一秤砣,

  数尺丝绦落水中,
  金钩一抛荡无踪。
  凡鱼不敢朝天子,
  万岁君王只钓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