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去年的萧山性教育读本一事。

据中国社会调查所的一份问卷调查称,青少年在生活中遇到有关“性”的问题,86.7%的青少年会先向父母求解,但只有2.6%的家长能给予满意的答复。讲真,不再神秘兮兮的,不加掩盖的,将“性”作为平常之事谈论,对于家长而言是有着相当的困难,但对于儿童的成长也是相当必要的。所以,孩子重要呢还是家长的“难为情”重要呢?

新加坡计划生育协会为年轻人制定了一系列性教育方案,其重心放在严格控制性行为、性年龄。新加坡政府十分注重青少年的道德教育,对性犯罪的量刑十分严格。到1999年,就已经有9000名公民接受了性教育课程,产生了良好的效果。

据数据统计,中国每年人流达1300万人次,其中一半为25岁以下的年轻女孩。如此令人震惊的数字,难怪有人会说,在中国人流广告遍布街头巷尾,而避孕用品的广告却难觅踪迹,难得出现却还要遭人指指点点,避之而不及。

“谈性色变”现状的改变首先在于正确的“性观念”

英国的青少年未婚先孕的比例提高后,在专家的建议下,英国政府通过的法律规定,必须对五岁的儿童开始进行强制性性教育。英国所有公立中小学根据“国家必修课程”的具体规定来进行性教育,按不同年龄层划分为四个阶段进行不同内容的教授。

当整个社会,开始正视性行为,正视教育,将其搬上课堂,久而久之,性就会像吃饭睡觉一样,成为日常生活中十分寻常的课题。若是将性神秘化,遮遮掩掩避而不谈,反倒给污秽淫色占据了高地。

图片 1

芬兰:每天讲故事

根据我国广告法规定,广告应当真实、合法,以健康的表现形式表达广告内容,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

所以,相对比之下,《读本》的尺度可以说是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英国:同伴教育

日本学生的性知识主要从学校那儿获得。日本文部科学省出版的小学第一册《卫生》课教科书封面就有女性和男性的身体和性器官的图。小学里1年中有1-2个小时的特别讲座,内容是男女之间身体的区别、月经和怀孕的原理等等。初中1年当中也有1-2小时的特别讲座,在体育保健课里面也讲到,学校呼吁不要进行危险的性行为,还学到避孕和性病知识。高中时是在体育保健课和家庭生活课里有性教育的课程,关于避孕、性病,还讨论伦理道德方面和流产。在初、高中,日本每所学校里都有专门由专家学者成立的“协助者协会”,负责向学生提供各种性咨询、性教育,并编写性教育指导手册。

鲁迅曾言,“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想必今天仍然少不了这类人:谈性色起,满脑子的色情与庸俗。

图片 2日本:性知识从小学一直教到高中

国外认为5岁左右就应该把性交的概念告诉孩子而且这个年龄讲这个问题很安全,孩子不会有什么联想,否则青春期再讲就晚了。

性教育一直都是学校教育中缺失的重要内容。许多声音在大声疾呼性教育的开展,讨论者西方人的“性开放”和性教育的发达;而当我们的性教育走进了课程,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却又“羞羞答答”地吐槽尺度大,见不得人。甚至于将正常的性教育内容“娱乐化、色情化”,用一种非常态的眼光去看待这件事。笔者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也发现了有许多网站将“性教育”作为吸引点击量的噱头,文章也若隐若现的夹杂着些令人反胃的词汇,旁边的广告栏也是乌七八糟。

图片 3英国:五岁儿童的强制性性教育

小区电梯作为公共区域,属于全体业主共有。小区的电梯广告主要由物业或业委会管理,虽然对于电梯广告的画面没有明确的标准及特别要求,但发布者最好要考虑到业主的感受。如果多数业主对某一则电梯广告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进行处理,比如向有关部门进行投诉,或者要求撤掉或更换画面。

近日,杭州萧山一位家长发微博吐槽,其女儿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赫然写着“阴茎”“阴道”等词汇,尺度异乎寻常之大。(援引自《新京报》)

图片 4芬兰:幼儿园也有正式的性教育书

性本神圣而美好,孩子本天真而无邪。与其让良莠不齐的网络世界来教育孩子“性知识”,不如由家长、学校、社会,系统地、科学地教给孩子们,给予正确的引导。当下看来,中国的性教育依然任重而道远。

图片 5

一位马来西亚的华人这样讲述:“在马来西亚,父母会主动谈到一些性知识。据我所知,在我们国家还有许多热线帮助、辅导中心和收留中心。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教科书里就有不少性知识的传授,包括避孕受孕等。小学生因为怕他们不懂,所以用一些有图画的小本子,宣传如何保护自己身体之类的知识。”

问题:2017年12月1日,杭州一小区的居民反映,他家楼下电梯边上的显示屏播放很多不雅的广告,他觉得让孩子老人看到了,影响不太好,希望有关部门能管管这事。\n记者赶到现场发现,业主所说的不雅广告是一则避孕套广告,因为产品的关系,广告中有一些比较暧昧的画面。\n小区业委会的邱先生说,他们收到过一名匿名业主的投诉,而且据业主自己说,他后来又做了一件过激的事情——把液晶屏砸坏了。记者找到了邱先生说的这块显示屏,确实还是破损的状态。

美国的性教育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教授有关性的知识。中学阶段则会涉及到生育、婚姻、同性恋,并向学生发避孕套。凡综合性大学都有社会学系开设有关“性教育”的课。

新加坡:推出多媒体成长岁月

1927年,鲁迅先生在《而已集•小杂感》一文中感叹:““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关于“性”的讨论,在传统文化浓厚的中国,似乎总会陷入“谈性色变”的怪圈。而这次事件所反应出来的问题,指向的是民众对于“性”的看法和认识,性观念的“紧箍咒”仍旧没能摘下来。

马来西亚:4岁小孩也要学性知识

回答:

其实,该微博截图不过是断章取义,《读本》对应的内容是在讲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部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既然作为一本教育读物,自然是经过严格的审核,更何况是作为小学阶段性教育的内容,如杭州教育厅所回应的,《读本》没毛病。

上世纪70年代开始,性教育就进入了芬兰中小学的教学大纲,连幼儿园也有正面的性教育图书,一面加强性道德教育,一面从性保健出发进行性知识教育。芬兰有本性教育书———《我们的身体》,家长可以像讲《一千零一夜》那样每天讲一节,性教育就自然而然地开始了。30多年过去了,芬兰的性教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效,芬兰被世界人口与发展会议树为典范。

图片 6

私以为,《新周刊》所刊文章较为客观的评价了这次“不大不小”的讨论,“这可能是目前最好的儿童性教育教材”。

分享到:

admin 娱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