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的水缸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行骗者亦如此。

6165.com(澳门金沙) 1

古时,唐州城南门外有个小户人家,户主叫林立,靠种二亩薄地过活。日子本就贫穷,偏偏这日又遭了火灾,把一份小小的家当烧了个干净。一家人哭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林立说哭也无用,还是想办法弄些吃的要紧。可怜房子、家什都已经化为灰烬,连个可以变卖的物件都找不到。一家人在灰烬里扒了半天,只有一口水缸因为装满了水,才得以保全。林立就倒了水,把水缸扛进城里,指望拿它换几个小钱,买些米面暂且充饥。

一个高级的骗子,是应该像姜子牙那样让人愿者上钩,进而执迷不悟,最终至死无悔的。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行骗者亦如此。

南门内有家小药店,店门前有片空闲的场地,林立就把水缸放在空地上,等候买主。谁知道等到中午,也不见有人问津。林立饥肠辘辘,连叫卖的力气都没有了。转眼到了傍晚,依然不见买主,林立失望得几乎要哭。也是天无绝人之路,正在这时候,终于有人过来打问水缸的价格。林立大喜过望,忙说:“一只旧水缸,只用200文钱就卖给你!”那人把水缸看了一遍,还价180文钱。

一个高级的骗子,是应该像姜子牙那样让人愿者上钩,进而执迷不悟,最终至死无悔的。

林立只想弄几个小钱买些米面回去,连说:“行行!”

我出生在河西走廊一个叫红山窑的小村庄,我们村因为有个烧制水缸的窑而得名。

一桩生意成交,那人正要掏钱,不想小药店的刘老板从店里踱了出来。刘老板店门前的场地其实并不空闲,时常有耍猴的、打拳的在此撂摊卖艺,无偿为小药店聚拢人气,招徕生意。刘老板也主动给艺人们端些茶水,以示谢意。可这个卖缸的穷汉一脸哭丧相,木桩子一样杵着,看一眼就让人觉得晦气,实在大杀风景。如果他以后天天这样站在这里,还不让人烦死!那空场属于公地,刘老板无权赶人,就变着法子搅黄穷汉的生意,让他一去不来。刘老板绕着水缸看了一遍,竟看出了一些毛病,随口说道:“缸底有条裂缝,漏不漏水?”那买主探头一看,可不真有一条裂缝!连说自己马虎,那掏钱的手就不动了。

虽然方圆百里的人家都用我们红山窑的缸盛水、腌酸菜,但其实这窑并不怎么挣钱,因为缸这东西使用年限很长,一般人家的水缸都要传个两三代,不出来个司马光的熊孩子,缸还得往下传。

我出生在河西走廊一个叫红山窑的小村庄,我们村因为有个烧制水缸的窑而得名。

林立急了,连忙解释说:“这条缝从出窑时就有,叫做火裂,决不漏水的。若不信时,可以舀些水来试一试!”

正因为窑不挣钱,我爹才在改革刚开放的时候很容易就承包了缸窑。他改烧制水缸为烧制花盆,成了我们村的第一个万元户。

虽然方圆百里的人家都用我们红山窑的缸盛水、腌酸菜,但其实这窑并不怎么挣钱,因为缸这东西使用年限很长,一般人家的水缸都要传个两三代,不出来个司马光的熊孩子,缸还得往下传。

那买主摇摇头说:“不必试了,我不买了。”

家里有了钱,就在城里买了房。我爹让我妈在城里照顾我读书。他继续经营花盆生意,生意一直不错。

正因为窑不挣钱,我爹才在改革刚开放的时候很容易就承包了缸窑。他改烧制水缸为烧制花盆,成了我们村的第一个万元户。

见此情景,刘老板暗自得意,哼着小曲回到了店里。令他始料不及的是,这一丝恶念,竟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优越的家庭经济条件使得我的童年过得无比快乐。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有一种优越感,人显得很自信,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

家里有了钱,就在城里买了房。我爹让我妈在城里照顾我读书。他继续经营花盆生意,生意一直不错。

人家不买,林立也不能强卖。眼见天色已晚,只好扛起水缸回家。可叹他一天水米未进,腹中饥饿,腿脚乏力;又想自己两手空空,回去怎么向老婆孩子交代?一时连寻死的念头都有了。此时他正走在城外的小桥上,因为心事重重,就没有注意脚下,正巧路上有个小坑洼,一脚踏空,摔了一个大马趴。摔痛了身子他倒无所谓,只可惜那口水缸被摔得粉碎!林立心里那个气呀,如果水缸还在,说不定明天就能卖出去。现在连水缸也没有了,一家人只有喝西北风了。

我上高二那年,我爹说接了一笔大生意,做成后可以净挣一百万。听到这消息,全家激动的睡不着觉,我爹就要是百万富翁了。

优越的家庭经济条件使得我的童年过得无比快乐。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有一种优越感,人显得很自信,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

林立气一阵,叹一阵,不知不觉就到了一更时分。正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际,迎面走过来七八条大汉。为首的汉子问道:“更深夜静的,你在这里干什么?”林立忙把自己的情况讲了一遍,心说就是遇到了劫匪,也不会加害我一个身无分文的人吧?林立猜对了,这帮人的确是劫匪,那汉子是个匪首,因是穷人出身,听了林立的话竟动了恻隐之心,说跟我们来吧,老哥给你找口饭吃。也是慌不择路,林立就跟着那群汉子进了城。那群人来到旗街的一个大宅门口,对林立说,你在这里稍等片刻,然后一群人翻进了院里。不大一会儿,那群人开门出来,每人身上都多了一两个包袱。为首的大汉把一个包袱塞给林立,说拿去换钱吧。林立想到家中嗷嗷待哺的小儿女,想到望眼欲穿的老婆,明知道这些东西来路不明,也还是接了,并且匆匆找到一家当铺,选一件皮袄当了,得了些银钱;又敲开一家饭店的门,买了一些熟牛肉、凉馒头,急忙赶回家去。

一个南方老板,看上了我爹烧制的花盆,想定制一批。但是要的量太大,我爹要接就要扩大生产,这需要近60万的投入,我爹有点犹豫。那老板却很爽快扔下10万块钱做定金就走了,连定金条都没让我爹写,只是说一年后来提货。

我上高二那年,我爹说接了一笔大生意,做成后可以净挣一百万。听到这消息,全家激动的睡不着觉,我爹就要是百万富翁了。

正是饥不择食,已经饿了一天的家人也不问这些食物的来源,只管狼吞虎咽。林立心里这才多少有些安慰,心说这包衣物件件贵重,如果都送进当铺,这个冬天就不用为吃喝发愁了。

我爹是个茅坑拉屎脸朝外的西北汉子,见人家这么痛快,也就当机立断用房子作抵押贷款30万,加上家里所有积蓄总共60万全部投入进去生产花盆,只留下那10万定金为流动资金。

一个南方老板,看上了我爹烧制的花盆,想定制一批。但是要的量太大,我爹要接就要扩大生产,这需要近60万的投入,我爹有点犹豫。那老板却很爽快扔下10万块钱做定金就走了,连定金条都没让我爹写,只是说一年后来提货。

谁料林立的美梦还没有做完,第二天一大早,官府的捕快、兵丁就已经找上门了。原来昨天被劫的大宅是一家旗人,天明旗人报官,官府自然不敢怠慢,马上派了兵役四处搜捕劫匪。林立去过的那家当铺听说旗人被劫,就拿了那件皮袄向官府自首,以便洗清自己。官府问清了林立的衣着打扮、体貌特征,顺藤摸瓜就找上了门来。在林立临时搭建的草棚里搜出那个包袱,打开一看,件件都是旗人家的衣物。真赃实犯,也不须多说,当即捕了林立,押往官府受审。

一年的时间,我爹没日没夜,加班加点终于在付货期限的前一天完成了所有的生产任务。那天晚上,我爹很早就睡着了,呼噜打得震天响。

6165.com(澳门金沙),我爹是个茅坑拉屎脸朝外的西北汉子,见人家这么痛快,也就当机立断用房子作抵押贷款30万,加上家里所有积蓄总共60万全部投入进去生产花盆,只留下那10万定金为流动资金。

起初林立自然不肯承认自己是劫匪,无奈重刑之下只好招认。但是旗人不依,失去那么多财物,仅仅抓一个穷光蛋怎么行?非要找出匪首才肯罢休。官府再用重刑,逼林立说出背后的匪首。林立被打急了,只好胡乱招认:小药店的刘老板就是匪首!

第二天,我爹天不亮就赶去窑厂了。可打了一天电话,对方始终关机。

一年的时间,我爹没日没夜,加班加点终于在付货期限的前一天完成了所有的生产任务。那天晚上,我爹很早就睡着了,呼噜打得震天响。

刘老板被抓到官府,自然也是死活不肯承认,莫说是匪首,就是劫匪也不沾边。官府不管这些,立马大刑伺候。刘老板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只好承认自己就是匪首。官府去小药店起赃,自然是一无所获。不过刘老板家大业大,抄没的家产也就顶抵了旗人的损失。旗人不再追究,官府也就可以结案了。

“可能手机坏了”我妈安慰地说道。

第二天,我爹天不亮就赶去窑厂了。可打了一天电话,对方始终关机。

青天白日,乾坤朗朗,刘老板与林立竟然结伙抢劫,当然都被判了死刑。到了行刑那天。刘老板方才知道自己这个“匪首”是被林立“咬”出来的。去刑场的路上,不由切齿质问林立:“你我往日不识,近日无仇,为什么硬要咬死我是个匪首呢?莫非是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不成?”

“就是,前两天还打电话催货呢!说今天一早来提货。”我爹也觉得没什么奇怪的。

“可能手机坏了”我妈安慰地说道。

林立苦笑道:“你不是匪首,我也不是劫匪,你也屈我也冤哪!你可记得有一天我曾在你的药店门前卖水缸吗?”

可是,接下来几天还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我爹有点着急了。

“就是,前两天还打电话催货呢!说今天一早来提货。”我爹也觉得没什么奇怪的。

刘老板想了一阵,倒是记起了这回事,问道:“那又怎么样?”

“是不是出了车祸?”我妈猜测着。

可是,接下来几天还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我爹有点着急了。

林立就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如果不是你当日多说了那句缸底有条裂缝的话,我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我如今雪上加霜,全因你一句话而引起,因此,我才拉你当个垫背的!”刘老板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也的确是因为自己的一丝恶念,不仅害了这个苦命的人,也害了自己!可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晚了,只能叫来自己的儿子,谆谆告诫道:“人生在世,多行善,少作恶,切记切记!”

“别瞎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爹把火发到我妈身上来了。

“是不是出了车祸?”我妈猜测着。

等过了半个月,我爹已经托了所有能托的人打听那南方老板的消息,可所有的人都一无所知。

“别瞎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爹把火发到我妈身上来了。

过了一个月,我爹专门到南方老板说的城市去找他,可是找了半个月,查无此人。

等过了半个月,我爹已经托了所有能托的人打听那南方老板的消息,可所有的人都一无所知。

我爹怎么也想不通,谁会随便扔下10万块钱,突然就杳无音信了!是不是真是出车祸,全家都死光了?

过了一个月,我爹专门到南方老板说的城市去找他,可是找了半个月,查无此人。

但这些都不是我爹要考虑的问题了,贷款的还款日期已经到了,工人的工资也欠了半年了,银行的电话不断打来,工人们也来赖在我家不走了。

我爹怎么也想不通,谁会随便扔下10万块钱,突然就杳无音信了!是不是真是出车祸,全家都死光了?

我爹到处找新的买主,最后一分钱不挣也没人要了,生产的数量太多了。

但这些都不是我爹要考虑的问题了,贷款的还款日期已经到了,工人的工资也欠了半年了,银行的电话不断打来,工人门也来在我家不走了。

就在我爹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个人找到了我爹,说可以全部收购我家的花盆,但价钱压的很低,只给原价的三成,这价钱低得离谱,我爹没答应,对方留下个联系电话就走了。

我爹到处找新的买主,最后一分钱不挣也没人要了,生产的数量太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