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古老的小城里,有一条长长的步行街。每逢周末都会有很多小商贩会拿着林良满目的商品来这条街上兜售,这些商品从洗漱用品到手机外壳再到玩具挂件,一应俱全。买的卖的好不热闹,刘强最喜欢来这里闲逛。

4,重症室的四天五夜

今日又逢周末,刘强闲步来到这条街上。这里看看那里瞅瞅,突然他瞧见一个小摊上摆着个样子古怪的东西,摊主介绍说:这是阴阳手机。

乔治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后,我和妻子在楼下徘徊许久,不知道如何是好,也不知道往哪走,这时乔治小叔也到了医院,乔治奶奶也一起来了。

刘强听了惊异,仔细看这东西的摸样,土灰色的外壳上镶着一个呲牙咧嘴的骷髅,样子狰狞恐怖。翻过来看后盖是死的,没有放电池的地方。要说它他是手机,还不如说它是人吓唬人的玩具。

重症室治疗费用是很高的,医院又打电话催费,临时从乔治小叔那里又拿了一万块钱,加上随身带的一万块,一起都充了进去。我和妻子,乔治小叔,妈妈坐在医院大厅,每个人的眼睛都是湿润的,妈妈一个劲说怎么回事,本来好好的,说的我有点心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没照顾好呗,你们都对小孩用点心,就不会这样了”,我知道我这时候说这样的话纯属气话,不应该对妈妈发脾气。可是,杂乱的内心始终无法平静。妻子静静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右手扣着左手的手指捏来捏去,对她的手机来电的响声置之不理,我拿过手机一看是乔治姥姥的电话,

摊主殷勤地指着手机神神秘秘的说:你只要肯拿人的血去喂这个骷髅头,就可以和你死去的亲人通话,但千万要记住用别人的血。摊主说完诡异的一笑。

“妈妈”

能和死去的亲人通话。刘强被这句话深深吸引。如果是真的,他就可以和死去的妻子说话了对吗?可他付了钱拿着手机往回走的时候,心里自嘲,哪会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只不过是个忽悠人的玩具罢了。但是又一想如果摊主不是在忽悠他,他真能用这东西联系上死去的妻子该多好呀!他好想妻子,所以他决定试一试。

“乔治咋回事,怎么又严重啦?”

他拿着这东西回到家,心里琢磨怎么才能弄到别人的血。要说这血多的地方应该是医院的血库了,可是又怎么才能混进医院那?苦想了半天,他想只能做病人住进医院了。想让自己生病很容易,他先洗了一个冷水澡,然后去天台吹冷风,到了夜里他就如愿地发起了高烧,他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

“现在还不知道啥情况,医生让转重症监护的”

住进了医院,医生给他打上了吊瓶,他趁半夜值班医生和护士都打瞌睡的时候,溜进了血库。拿起一袋血慢慢地倒进手机外壳的骷髅头上的嘴里。就在这时骷髅头起了变化,骷髅头上的眼睛变得血红,并且发出妖异的光芒。

“我的乖乖来,那么小就受这么大的罪,让人能心疼死”

铃铃铃突然间手机响起了铃声,这铃声在空旷的屋子里显得特别刺耳。刘强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急忙接起了电话,放在了耳边。

此时我已经控制不住压抑的心情,迅速跑到没人的角落里,哭了起来,妈妈在电话那头听到我的哭声更加伤心,我尽快平复情绪:“妈妈,不要哭了,没事的,乔治肯定没事,”

强!是你吗?妻子幽幽的声音在手机里传来。

“你照顾好自己,全靠你照顾他们娘俩”

听到妻子的声音刘强的心里无比的震撼,结结巴巴回答道:是是我,老婆是你吗?

“是的,我会的,你别太担心了好转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妻子的声音在手机里冰冷的传来:强!我恨,我恨撞死我的那个司机妻子的话戛然而止,他从心底生出一丝不舍,急忙把手机拿到眼前发现骷髅头的眼睛又变回的原来的颜色,他想在拿一袋血喂骷髅头,可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他急忙一闪身出了血库,偷偷地回到了病房。

“我都过去陪着你们,孩子那么小,又想过去了又要给你添累赘,等好转了我再过去,我的乖乖儿来,”妈妈一边哭一边挂了电话。

回到病房后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没想到这部手机真的能联系到阴间的妻子,这简直太神奇了。

好兄弟小伟从新区赶了过来,他帮我们安排了住的地方,晚上又请我们吃了饭,不然我真没心情去找住处,小伟说的对,孩子还在里面,你们要撑住,不然回头怎么照顾孩子。

为了能让自己不至于那么快好,他又跑到天台去吹风,到了第二天果然昏昏沉沉高烧不退。

6165.com(澳门金沙) 1

到了晚上,他又偷偷地进了血库,用血去喂手机上的骷髅头,这一次他一连喂了两袋血,这一次骷髅头的眼睛变得更红了,简直像是能滴出血来一样。然后手机里响起了铃声

乔治的治疗也许才刚刚开始,我一定要撑起来,要吃饭,要睡觉,要照顾妻子,晚上坐在宾馆房间,妻子和姐姐通电话,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我坐在床沿,睁眼闭眼全是儿子的画面,忍不住拿出手机翻出乔治的视频照片,我对着乔治的照片自言自语问:“宝宝,你还好吗?护士阿姨喂你吃的什么?想爸爸妈妈吗?”

妻子的声音在手机里传来:老公我想你,我好想你

“你肯定想我们了,在里面你肯定害怕”

刘强的眼圈红了,他哽咽地说:老婆我也想你,你知道没有了你我的生活变得多糟吗?

“乔治啊乔治,我的乖宝宝,你要坚强起来,爸爸妈妈永远陪着你”

电话那头传出了妻子哭泣的声音。

看着儿子原本活泼的小视频,再回想儿子现在的模样,心如刀割般的疼痛,我不能老是当着妻子的面哭,这样妻子就失去了坚强的依靠,把泪水咽到肚子里最好不过。

刘强的感觉心都碎了

“如果儿子在身边的话,估计他会围着床沿跑来跑去,一会去你那,一会来我这”,妻子结束了和姐姐的通话,慢吞吞的说道。

突然间妻子停住哭,咬牙切齿地说:都是那个该死的司机,要不是他咱们怎么会阴阳相隔?

“是啊,儿子生下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突然不在身边,心慌难过”

刘强想劝妻子几句,可话还没有说出嘴,电话那边又没了声音。

“我想儿子,想去医院看看”

刘强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走出了血库。

“太晚了,再说我们去了也见不到啊,早点睡吧,明天一早我们过去找医生问情况”,我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妻子。

第二天,医院里传闻血库里丢失了血,还有病人说经过血库的时候听见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渗人的哭声,都偷偷在传医院里面闹鬼。刘强心里明白这都是自己闹得鬼,这样一来血库是再也进不去了,好几把锁头锁门不说,还有专人把门,刘强只好整夜徘徊在医院里等待机会。

妻子没有心情洗刷,脱了鞋躺在了床上,眼泪断断续续的流着,我知道她也在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母子连心,乔治再忍受病痛,而乔治妈妈何尝不是痛苦。

一天半夜一位车祸的重伤员被送进了医院,经过医生全力抢救,命算是保住了,人依旧昏迷未醒,孤零零的躺在加护病房里。趁医生瞌睡的时候,刘强偷偷的溜了进去,他的心里其实强烈的斗争着,最后还是对妻子的思念,占了理智的上风,走进那位病人,把他伤口的纱布打开,让骷髅头的嘴凑近他的伤口。

重症室的第二天天还未亮,我和妻子已经现在重症室门口等待,清晨的监护室和病房楼道还是挺安静的,偶尔听到某个病房里传来婴儿的哭啼声,重症室的孩子们好像熟睡了,没有任何吵杂。

“我们就在这等着吧,等早上医生过来”

“好,我去买点早饭吃”

妻子独自一人坐在门外的一个板凳上,显得十分孤独和无助,板凳也许是别人遗留下来的,正好被我们用到。匆匆买了早饭,不知道儿子的情况,妻子的心情比较焦急,就吃了一个鸡蛋和几口稀饭。

终于等到医生上班,这时来探视的病人家属又来几个。

“不要着急,我们还没查房”,看到医生过来,大家都围了上去,医生丢下一句话匆匆进了重症室。

6165.com(澳门金沙) 2

又过了一会,各个病房开始躁动起来,医生们护士门开始忙碌过来,重症室传来阵阵的哭声,很明显的能听到乔治的哭声,自己的孩子的哭声只有自己的父母听的出来,我把耳朵使劲贴近门缝,希望可以听的再清楚些。

“蒋橙硕……乖乖……不要哭了,蒋橙硕……不要动……”,断断续续听到里面有人给乔治说过,可是乔治却不理会,一个劲的哭,哭声越来越大。这时我按了门铃。

“你好,谁啊”

“我是蒋橙硕爸爸”

“什么事情”

“蒋橙硕的小名叫乔治,你们喊他乔治就回乖点”

护士心想我居然听到里面,也许乔治只认得自己的小名,居然安静了下来。

终于等到医生打开窗户。

大家一起围了上去,“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医生3号床今天怎么样?”“医生,5号床今天吃了吗?”

“不要乱,一个一个来好吗?”医生被乱七八糟的问话给吵的有些不耐烦。

“6床家长”

6165.com(澳门金沙),“6床,在在在,我是蒋橙硕爸爸”,一时没反应过来儿子的病床号。

“今天病人情况稳定了,眼睛这块有些消肿,不过依然肿胀,高烧退了”

“就是说没有危险了,那什么时候出来”

“虽然稳住了,但是依然存在危险,还要在里面待几天”

“可是孩子是吃母乳的,他不吃奶粉,让我老婆进去喂奶可以不”

“这是不可能的,重症室不允许外人进出”

“可是,孩子饿了怎么办?会饿死的!”

医生被我的话气的有些无语

“里面有专用奶粉,实在不吃,我们会用营养液的,这点不用担心”

“谢谢谢谢医生,麻烦你们了”

“你们先回去吧,有事会电话通知你的”

“医生医生,我儿子小名叫乔治,喊他小名会乖些”,然后妻子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医生“这是干净的,乔治喜欢玩瓶子和瓶盖子”

“好的,我给你带进去”。

6165.com(澳门金沙) 3

我们知道里面是不允许带东西进入的,也是考虑安全性,防止外来病毒细菌进入。

很多家长问询过医生就离开了,妻子却舍不得走,说站在门口离乔治近一些,哪怕见不到,中午的时候妻子也愿意下去吃饭,我从粥铺买了妻子爱喝的南瓜粥,带了两个饼,她只是简单吃了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