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什么?

此时,王若智站在地下室的通道门口,侧耳倾听,地下室里静悄悄地,鸦雀无声,耳边只传来楼宇门外,绿化带里传来的虫鸣声,和楼上传来的空调外机工作时的轰鸣声,王若智拍了一下巴掌,地下室里面的声控灯亮了起来,黄色的灯光投射在楼道墙壁上,尘土塌灰,蜘蛛网,脚印,楼道描写,并没有想象中的杂物倒塌和有人躺在地上垂死挣扎的等待着自己前来救援,有人吗?王若智低声喊道,除了地下室通道内传来回声,毛都没有一个,王若智站在下室里,想象着自己家的位置,自己的床的位置,来判断着自己刚才听到的关门声大概是来自那个位置,是谁们家的地下室,突然,地下室的声控灯到时间后

那个中年人一直就这样半弯着腰,一动不动,水就那样流着,哗

灯光再度亮起,幻象消失。我听到自己的嚎叫回荡在楼道里。回首望向身后,依然是茫茫虚无,没有丝毫人影。只是身后的那扇门大开。2223房间。

咣当!随着一声巨响,王若智被从睡梦中惊醒,他马上意识到,这是有人在关闭自家楼下地下室的铁门呢。

小馨说:你别闹了,我们快出去吧。

2216房间,门窗紧闭。我继续向前走着,尸体味道愈来愈浓烈,伴随着强烈的酒精味和其他化学制剂味道。身后轰然巨响,我全身血液突然凝滞。回头,还是不回头?

几点了?王若智拿起床头上的手机按亮,看了一眼,201?年?月13日,星期五,00:00,又是这个点,这是谁呀?都快一个月了,天天这么晚回来,还这么用力关门,街坊邻居不用睡觉了?人家明天还要上学呢!哦,明天是周末,不用上学,想到这里,王若智翻了个身,继续想到,不过话说回来,地下室的老式铁门确实是很不好用,每次开关都会发出很大的声音,自己家住在一楼,更是听得清清楚楚,大概是在地下室的同一个位置,每天晚上12点左右响一次,每天早上四点多还要响一次,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早出晚归的,找机会要和他好好谈谈,让他关门的时候尽量轻一点,王若智想着想着就不困了,于是他就索性从床上爬起来,站到自家的楼道门前,等着地下室的人上来,从他家门前经过,他想看看这个早出晚归的人到底是谁,

肖克想逗逗小馨,准备从大厅的楼梯下去,绕个圈迎面赶上小馨。

我很想知道尸体味道从何处飘出,探索未知事物让我感觉刺激。

可是等了半天却没有人上楼,咦?这家伙怎么还不上来?大半夜的在地下室里待着干嘛呢?这下王若智更精神了,他想,难道是有人在地下室遇到危险了,比如说,这个人关门时把地下室靠墙堆放的杂物震倒啦,被的杂物埋住了,或者是被自己的关门声吓得犯心脏病了,不会有这种事情吧,可万一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呢?反正现在自己也不困了,下去看看,没有事情更好,万一要是有事,说不定就能救人一命呢,对!说去就去,王若智迅速的穿好背心短裤,塔拉着一双薄片人字拖鞋,抓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拉开楼道门朝地下室跑去。

小馨的心到了嗓子眼处,准备转身。

我喉咙干涩,嗅到空气里的尘埃干燥味。吞咽唾液的巨大声响,心脏剧烈跳动的砰砰声。

自动熄灭了,王若智赶快又拍了一下巴掌,灯再次亮了起来,可是就在刚才他看见从前面一扇门的下面和地面的缝隙中,传来的一个更加微弱的灯光,此时通道中的灯光再次亮起,他也看清了那扇门就是自己前面,右手边第三个门,王若智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抬头看看楼上判断了一下的位置,刚才大概应该就是这里的门响,是402室的地下室,他侧耳倾听,门内没有一点声音,里面应该是没有人,难道是有人忘记关上自家地下室的灯了,他想把耳朵贴在铁门上仔细听听,可是看到铁门上满是尘土,还是算了吧,他刚想要不要前敲门试试时,地下室通道里面的声控灯再一次到时熄灭了,楼道里再次悬入一片漆黑,这一次王若智没有急着拍巴掌,而是低头去看铁门下面透出来的灯光,可是他却看到,在透出来的灯光中间有两个黑色阴影,那分明是站在门内的一个人岔开的两只脚,挡住了灯光,王若智全身打了一个机灵,地下室里果然有人!这个家伙静静地站在门后,一动不动,他肯定已经听到了自己下到地下室的声音,和刚才的问话,也听到了自己刚才拍巴掌的声音,现在他肯定是在听自己的动静,他到底是什么人?!小偷?地下室有什么可偷的?再说他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哪有这么不专业的小偷?想想,他只是听到了自己刚才站在远处拍巴掌声音,却没有听到自己已经来到了门前,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发觉了他的存在,现在怎么办?他在明处我在暗处,敌不动,我不动,他总不能在这里站一宿,等他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自然回出来,到时候我打他个措手不及,王若智就这样在黑暗中站着,很快,蚊子就把他包围了,王若智站的脚都木了,他不断地调整着左右摇摆重心,门里面的人却如同铜浇铁铸一般,纹丝不动,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正在王若智内心焦急不安的时候,他的全身都莫名的刺痒起来,他开始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怎么就忘了地下室里面都是蚊子了呢?当王若智全身被蚊子叮满了包以后,他终于决定要放弃了,他想是不是自己想的太多了,绕道,楼外,隔着高出地面的地下室窗户往里看,确实开着灯,门里放着一双胶靴,原来是虚惊一场,王若智回家睡觉,心里却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当下却又想不起来,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肖克在医院陪着小馨,醒过来的小馨哆嗦着说:鬼啊,鬼!。

我大为惊骇地辩解道,不是的,你变来变去我怎么分得清哪个是你?

王若智家所在的幸福小区,坐落在自东向西流经整个县城的幸福河的一个小小的几字形河湾里,原是旧城改造的回迁小区,小区里住的是老年间散布在河沿上的十几家住户,说是小区,其实就只有孤零零的一栋老式六层楼房,每层住着两家住户,住着十二家住户,加上住在楼门口绿化带里面的钉子户毛老师,一共是十三家住户,这本就是个不太吉利的数字,这里三面环水,进出不便,是个死葫芦头,特别是到了晚上,整个河边寂静无声,不见人影,人迹罕至,河边的草丛绿化带中被安装了红色绿色的景观灯,不光不能照亮,反而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和诡异的气息,再说幸福小区里面的那座六层楼房,如同炮楼一样矗立在河边里,一条依河势修建的水泥小马路环绕在小区的围墙外,走进小区东面的大门口,一条两米多宽的水泥小马路,贯穿整个小区,小路北边是小区绿化带,南边是楼道门,进入楼道口,右手边是向上的楼梯,左手边是向下同往地下室的楼梯,现在虽然正值盛夏,地下室依然是阴冷潮湿,站在地下室通道的门口,一股尘土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和特别是地下室的照明灯年久失修,基本上已经没有几个能亮的了,

死寂的实验楼,甚至空气都是死寂的。只有我的脚步声,咚咚回荡在楼道。

小馨有点害怕,说:肖克,我们回去吧,我觉得这个楼怎么都没有人。怪怪的。

然后是一个响指。

很多人猜测,也许那晚小馨在一楼遇到的是留学的黑人学生,牙齿才那么具有黑暗的穿透力;一楼那个地方是个热水房,主要是供应给值班的门卫。恰巧那晚灯坏了,可能有人摸黑下楼打水。种种猜测各有各的理由,结果反正是没有人在晚上去那里的一楼了,即使晚上下自习时候,大家也都互相提醒,到二楼就去大厅下来,千万不要一时大意去了一楼。还有人说实验楼的值班人员,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听到一楼有人跑步的声音,其实里边根本没有人

我才发现原来灯光已经亮起。屋里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实验楼对于新生来说是很古怪的,楼道拐来拐去,最可怕的是实验时都是黑灯瞎火的。楼道也是明一半,暗一半。小馨快走了两步,下到了三楼,发现肖克没有跟来,有些生气,就站在了那里。

我才看到怀中的雪琪容颜尽失,雪白的头骨发出刺目寒光,骷髅紧紧抱着我不放手。我猛地甩开,骷髅散落一地。雪琪的眼珠在地上滚动,满含幽怨的眼神,竟然还会说话,萧然,原来你并不爱我。你爱的只是我的青春容颜。

中年人缓缓的站起身,回头,一张木然的脸,黑暗中露出一排白色的牙齿,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