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什么?研究显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真正的爱情最多只能保持18至30个月,此后,二人要么分道扬镳,要么过上波澜不惊的生活。

图片 1

中共八大元老,是指中国大陆于1980年代起至1990年代中期,即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主政时期,在政治上拥有实际决策权力的八位元老、老干部。历年来有关“八老”的具体人物都各有不同,以下为两种比较常见的讲法:(1)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杨尚昆、邓颖超、薄一波、王震;(2)邓小平、陈云、彭真、杨尚昆、薄一波、宋任穷、万里、习仲勋。实际上,“八老”可以被看作是邓小平对正国级元老的召集,包括:叶剑英、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杨尚昆、王震、薄一波、宋任穷。

曾有这样一对相差14岁的情侣,表白时没有甜腻的情话,没有大把的玫瑰,只有这样一句淳朴的话语:“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能够合得来。”

1939年8月邓小平与卓琳在延安结婚

八老中邓小平和陈云是实际的当家人,邓小平具有决定权,陈云具有否决权。

于是,就开始了一段长达58年的相知相守、相濡以沫。这对情侣,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陈云与他的妻子于若木。

对于邓小平个人生活方面讲,第三次回延安的收获是最大的,因为他结识了终身伴侣卓琳,此后共同走过了风风雨雨的58年,共同经受了政治上的第二次、第三次“落”与“起”的惊涛骇浪。邓小平不愿谈往事,不愿谈自己的过去,对于自己的妻子也谈得不多,但是可以肯定,在长达58年的共同生活中,邓小平对卓琳同志有着相当多充满深情厚意的言与行。例如在江西蒙难的岁月中,邓小平像卓琳关心自己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卓琳,除了尽量多做些重体力家务外,每当卓琳病发作、卧床不起时,邓小平总是为她端饭送水,细心照看。对卓琳付出的辛劳,他也及时地表达敬意,这种习惯直至他完全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还仍然保持着。节日里,煮饭烧菜任务往往由卓琳及女儿担当。吃饭时,邓小平总是不忘给卓琳及女儿倒上一杯葡萄酒,并说:“辛苦了,节日的厨师,我来敬你们一杯。”这问候声中,包含着这位伟人对自己妻子多么深厚的情谊啊!

  地位仅次于邓小平的陈云,却异常低调

陈云与于若木

不过在1939年8月邓小平刚回到延安时,他还不认识这位原来叫蒲琼英后来改名叫卓琳最终成为他终身伴侣的姑娘。张闻天的夫人,老红军战士刘英回忆说:“邓发等同志要帮助他找个爱人。那里女同志倒是不少,抗战时期,来了很多女同志到延安追求真理,陕北公学、女子大学都有。所以他要找个爱人,看中了卓琳。卓琳也很年轻,也很不错,在陕公已经毕业了,就介绍给他。”当时,邓发拉着邓小平,“两个人一天高高兴兴地到处转,人们都说他们活像两个游神一样!”

陈云,无疑是一位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人物,但是在他生前,关于他生平方面的书少之又少,就连关于他的报道,也鲜见于报刊。

两个老实人在一起能够合得来

笔者曾阅览一些书刊、剧本,对其中虚构邓小平与卓琳相识恋爱的描写不以为然,作者出于好意,尽量想写得浪漫一些,但是我们决不能以现在男女青年的婚恋方式来想象当时这些革命者的情怀。

原因则是:陈云不愿意宣传自己。他很谦逊。早在1945年5月,陈云便在中共“七大”上这么说:“假如你在党的领导下做一点工作,做得还不错,对这个功劳怎样看法?我说这里有三个因素:头一个是人民的力量,第二是党的领导,第三才轮到个人。”

于若木和陈云相识于1937年。当时18岁的共产党员于若木由山东老家带着党组织的介绍信到了延安,被分配在陕北公学学习。

用刘英的话讲,邓小平“要回前方去,只有赶快结婚了,结了婚才好带走。所以,这样,中央就给他组织了一个结婚仪式。这个仪式很简单,就在杨家岭毛主席那个窑洞外面的山坡上摆了一些桌子。在那个地方很热闹,小平同志和卓琳,还有孔原和许明,两对很高兴。虽然仪式很简单,但是到的人都是高层次的。”毛泽东和江青、刘少奇、张闻天和刘英、博古、李富春和蔡畅、王首道等都来了。周恩来因为去苏联治病而没有到场。

陈云还写过这样的条幅:“个人名利淡如水,党的事业重如山。”
就连《陈云文选》,陈云也不同意出版。《文选》出版之后,陈云再三强调:“我的’文选’都是过去的事情的总结,你们还是多看看小平同志的东西,他的讲话有很多新颖的内容。” 

陈云从小就有流鼻血的毛病,在延安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时,由于公务繁忙,流鼻血的毛病又复发了,这次来势更为凶猛。

这些高级领导人,难得为前方抗日将士举行婚礼,所以,简朴的仪式和简单的酒菜简化不了热闹的气氛。据刘英同志说:“敬酒敬得一塌糊涂,孔原同志也是高兴了,喝酒喝得很多,最后就醉了,许明就埋怨他。可小平同志一点没醉。我就奇怪,小平同志平时不喝酒的,他怎么能够不醉呀?那么多酒,一杯杯的,他还很豪饮,来者不拒。大家给他敬呀,他喝那么多酒,怎么不醉呀?闻天就讲,他说有假,我说什么有假?他说是白开水。”原来是邓发和李富春弄了一瓶白水充作酒水,才使得他们的老友邓小平免于一醉。结婚时,邓小平35岁,卓琳23岁,几天后,他们就一道启程奔赴前线。此外,这两对新婚夫妇还留下了四个人在窑洞前的幸福合影。

纵观陈云一生,主要是从事了5个方面的工作:他是在上海商务印书馆领导工人运动起家的;随即在他的家乡上海青浦领导农民运动;接着他领导中共中央特科,从事反奸工作;到了延安后则从事组织工作;此后,他转为经济领导工作,以至被人称为“中共经济专家”。另外,陈云还负责过中共的白区工作,做过军队工作和工会工作。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中央组织部决定从陕北公学女生队找一名同志担任陈云的护理工作,最后选中了于若木。当时她虽然只有18岁,但已是有两年党龄的中共党员了。

图片 2

建国初期,领导人的排列是,毛刘周朱陈林邓。陈云在党内的地位很高,自然有历史原因。解放战争初期,苏联红军撤出东北,毛主席派林彪,彭真等率领大批干部及军队,星夜急行军赶赴关东,领导军民与国民党争夺东北的天下。其中陈云就是其中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经过数年的坚苦卓绝的斗争,东北野战军发展壮大,成为后来的四野。著名的辽沈战役战役,使共军在东北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随即,四野又挥军入关,取得了平津战役的胜利。其中,作为主要担负后勤保障领导工作的陈云,展示了其在经济方面的杰出才能。

图片 3

张锡瑗

建国后,毛泽东敏锐的看到了党的工作重点即将由战争转入大规模的经济建设。随即招陈云入京,负责全国的经济工作的领导,在中央的排位一度竟超过了老上级林彪。因为陈云,使得中国的经济改革没有走到全盘西化的境地,避免了俄罗斯叶利钦搞的“休克疗法”,也避免了中国的经济崩溃。

于若木去护理陈云,只是给他按时往鼻子里滴滴药水,并没有更多的事可做。因为医生要求陈云静养,不能做很多工作,所以陈云便经常和于若木聊天。

图片 4

由于他的作为,使得他被欧美媒体认为是“保守派”,认为中国不走俄罗斯的道路是中国的损失。但对于中国来说,他使中国避免了俄罗斯的厄运,也为邓小平南巡后的改革提供了最基本的经济基础保证。

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对彼此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到后来比较熟悉后,大家从理想、工作一直谈到生活、爱好。有时陈云还让于若木唱革命歌曲,当时于若木唱了苏联的《祖国进行曲》给陈云听。每到这时,陈云便是她最好的听众,当于若木唱到“我们的祖国多么辽阔”,陈云便夸于若木唱得尤其好,夸得于若木俊俏的脸要红半天。就这样相处久了,彼此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

金维映

作为唯一有资历与邓小平相提并论的“中共元老”,1992年中共十四大以后,他过着离休生活。1995年4月1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一次,陈云问起于若木有没有爱人,谈过恋爱没有。于若木羞涩地回答:“我还不懂。”陈云便说:他现在没有爱人,问她愿不愿意交个朋友。陈云说:“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能够合得来。”

邓小平的第二个妻子叫金维映,人们叫她阿金。她和邓小平同岁,是1931年在上海相识的。同年7月中旬,他们同被派往江西中央苏区工作,一路同行,后来结为夫妻。金维映早年从事学生运动、妇女运动、工人运动,她和邓小平一同到中央苏区以后,先后担任中共于都县和胜利县的县委书记,领导两县党政军民开展经济建设、扩大红军和支援前线,是一位有能力的红军女干部。1934年,参加了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红一方面军中几十位参加长征的女战士之一。1938年组织上送她去苏联治病。几年后,正当她在莫斯科郊区一家医院中治病时,不幸牺牲于战火之中。

  历经两段婚姻,与于若木姻缘美满

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共同的情趣,使两位老实人走到了一起。1938年3月,陈云和于若木在延安结婚。婚礼那天晚上,陈云只花了一元钱,买了些糖果、瓜子、枣子、花生之类的零食,请中央组织部的同志来热闹了一下。窑洞桌上一只小碗里放入灯芯,盛上麻油,当作花烛,就算是婚礼了。

虽然是“左”倾错误路线,最终导致了邓小平和金维映的离异,但心胸坦荡的邓小平仍旧没有忘记过去的亲密战友。1972年12月,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到自己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赣南参观,在于都停留的几个小时中,邓小平就几次提起金维映。他问县委负责人:“苏区时你们的县委书记是女的,你们知道不知道?”县委负责人也许只能从史料中,从老年人的口中了解到这些了。

于若木(1919——2006),原名于陆华,是著名营养学家,陈云同志的夫人。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原籍山东淄博。1986年她先后被聘为中国营养学会荣誉理事、微量元素与健康学会名誉会长、中国食品工业协会顾问等,她是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2006年2月28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图片 5

邓小平的第一个妻子叫张锡瑗。1907年生,比邓小平小3岁。青年时期她参加过学生运动,后被党组织送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其间,与邓小平相识,1928年初结婚。当时,为庆祝这对年轻革命者喜结良缘,同志们在上海广西中路一个叫聚丰园的四川馆子里办的酒席,共有30多人参加,周恩来、邓颖超、李维汉、王若飞等在中央工作的同志都到场了。

于若木和陈云相识于1937年。当时18岁的共产党员于若木由山东老家带着党组织的介绍信到了延安,被分配在陕北公学学习。这年,改变国家命运的革命热情吸引着年轻的于若木来到延安,而事实上,她个人命运的改变也几乎就从她踏上延安土地的那一刻开始了——也是在于若木到达延安的第一天,只身前往苏联为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重新建立联系,并立下汗马功劳的陈云突然乘飞机从新疆回到延安。

婚后不久,陈云曾用三个晚上给于若木讲党课。于若木从丈夫那里听到了许多前所未闻的对敌斗争的故事,了解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党内斗争的情况,进一步加深了对党的性质的认识,更加坚定了为共产主义献身的信念。“陈云同志在窑洞给于若木上党课”,一时被中央组织部的干部传为佳话。

结婚以后,邓小平和张锡瑗有大半年时间和周恩来夫妇住在一起。住在楼上的邓颖超常常听见一对新人在楼下又说又笑的。邓小平后来告诉女儿:“那时候都是年轻人,当然又说又笑!”他沉思般地说过:“张锡瑗是少有的漂亮。”

短短几个月后,命运竟成就了于若木与陈云此后相守一生的美满姻缘。

对于他们的结合,双方都很满意。陈云在给于若木的大哥于道泉的信中写道:“我们在政治上与性格上一切均很合适。唯年龄相差太远,今年我已35岁。”于若木则在信中写道:“虽然他大了我14岁,但是,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他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做事负责任,从不随便,脾气很好,用理性处理问题而不是感情用事。”

可是,很不幸,1930年1月,张锡瑗竟因难产得病,去世了。而难产生下来的女儿几天后也死了。可以想象,妻子、女儿的去世对他的打击是多么大啊!可是,因为广西方面军务紧急,邓小平连妻子也未来得及亲手掩埋,就匆匆离开上海。当19年后,他率领大军攻占上海以后,一进城就去查找张锡瑗墓,找到遗骨后放到小棺木里,和苏兆征的棺木一起放在当时住的楼房的楼下。还是没来得及掩埋,他又和刘伯承率部进军西南了。1969年,张锡瑗的棺木被安葬在上海烈士陵园(即现在的龙华革命公墓)。90年代,晚年的邓小平去上海时,仍几次嘱咐子女去公墓瞻仰张锡瑗墓地,可见感情之深。

说起对陈云的第一印象,于老生前回忆道,“他的上海普通话的口音和政治家的风采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于若木来到陈云身边做护理工作,“投身革命即为家”,据于若木回忆说:他们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彼此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后来比较熟悉了,谈的话题自然多了起来。于若木年轻活跃,喜欢唱歌,像当时在革命青年中流行的苏联歌曲《祖国进行曲》等,是陈云最喜欢听的。

从此以后,于若木随陈云转战南北,从关内到关外、从地方到中央,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时期,风雨同舟,相敬如宾,并肩携手一起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历程。

从1930年1月邓小平失去了第一个妻子张锡瑗这时算起,又过了67年。邓小平这位伟人,由自己一生中共同生活时间最长、最亲密的伴侣卓琳,协助党中央妥善办理了后事,充分“体现了小平同志一生的追求和信念,完美地完成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篇章”。1997年3月2日上午11时25分,当运载邓小平骨灰的专机飞至1800米高的空域时,81岁的卓琳眼含热泪,强忍悲痛,用颤巍巍的双手,捧起邓小平的骨灰久久不忍松开,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小平的名字,泣不成声。大约过了5分钟,在子女们的劝说下,她才撒下第一把骨灰。骨灰和五彩缤纷的花瓣缓缓地飘入大海。58年的风雨同舟,58年的同荣共辱。如今,手捧着自己心爱的丈夫的骨灰,卓琳怎么能不悲痛欲绝,肝胆俱碎?她的思绪又回到了太行山上那难忘的恩恩爱爱,回到了和邓小平共同生活的那些艰难岁月。

“当时我跟陈云年龄差14岁,内心这个不自在的感觉婚后延续了很长的时间。因为陈云在党内的地位很高,工作经验丰富,处理事情老练、沉着。我总觉得自己党龄短经验少,很多想法是幼稚的,觉得自己跟陈云同志之间差距太大,跟他不相称。但陈云同志却视我为至亲,事事处处都关心和体贴我,逐渐的这种感觉就慢慢地淡化了。”

图片 6

陈云与于若木的子女

其实,党内有不少对贤伉俪,坚定信仰、以身报国是他们,温情脉脉、坚贞不渝也是他们。

陈云和于若木有五个孩子,三女二男。尽管身居高位的陈云日理万机,工作繁忙,但他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他曾给家人定下的“三不准”就是:不准搭乘他的车;子女不准接触他看的文件;子女不准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他特别交代,孩子上下学不许搞接送,不许搞特殊化,要让他们从小就像一般人家的子女一样学习和生活。

今天,不妨听小红讲讲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静水流深、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大女儿陈伟力:1942年出生,中国科技大学本科学历,现任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理事长、法定代表人,历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副总经理,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

周恩来与邓颖超

长子陈元,男,1945年1月生,上海青浦人,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工业经济专业。历任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区委书记,北京市委常委、商贸局局长兼市体制改革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党组副书记、副行长等职;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行长,系中共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并出任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理事、国际清算银行稳定金融学院顾问委员会成员、荷兰国际集团顾问委员会成员等。2008年12月——兼任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

志同道合的战友、“八互”

陈元女儿陈晓丹:高中就读于美国麻省Tabor
Academy,于杜克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于哈佛大学取得MBA文凭。2012年,来自伦敦的私募基金公司帕米拉咨询公司聘请她在香港就职。

邓颖超与周恩来相识于1919年天津学生“五四爱国运动”期间,于1925年在广州结为革命伴侣。

陈元儿子陈小欣:曾在著名的东亚对冲基金盘实基金会工作。

初识之时,周恩来和邓颖超都是觉悟社的成员。觉悟社的成员们当时相约:在爱国运动期间,不恋爱、不结婚,全身心地投入到改造中国社会的斗争中去,避免结婚受拖累或给后人添麻烦。

二女儿陈伟华:1947年出生,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1966年于北京师大女附中高中毕业,1968年被分配到北京怀柔县辛营公社,先后在三渡河中学、辛营中学任教师。1978年3月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大学毕业后,曾在国家人事部工作,后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任历史教师,曾任北京市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

周恩来是觉悟社负责人之一,邓颖超则是骨干成员,在开展政治活动时彼此常常相见,两人免不了有些往来。当时,男女交往还要“授受不亲”。因此,周恩来找邓颖超谈话的次数并不多,偶尔谈谈,时间也不长。

三女儿陈伟兰:1949年4月生,中共党员,大学学历,2008年3月任11届全国人大常委、华侨委员会委员。2009年6月,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免去陈伟兰的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职务。

1920年10月,周恩来赴法留学。告别时,邓颖超想到欧洲天气寒冷,怕周恩来不适应,特地赶织了一件毛衣送他,在毛衣领侧内绣了一行小字:“给你温暖——小超。”周恩来则安慰邓颖超说:“小超,别灰心,你年龄还小,以后还有学习机会。我到欧洲后,一定给你写信……”

小儿子陈方:出生于1959年12月,鲁证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广东中山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图片 7

△ 1950年8月8日,周恩来与邓颖超结婚25周年纪念照

1923年春的一天,邓颖超收到了旅欧的周恩来寄来的信。打开信封只见一张明信片,上面芳草如茵,鲜花盛开,春光明媚,三个披散着金色秀发的美丽女郎正迎风奔跑。明信片背后,是熟悉的周恩来的笔迹:“奔向自由自在的春天!打破一向的束缚!勇敢地奔啊奔!”

当时在场的还有觉悟社社员谌小岑、李峙山夫妇,大家都看明白了——周恩来这是在含蓄地向邓颖超表明心意啊!

admin 中国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