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像热锅一样炒开了,吵杂声中,一个念头在小柯脑海里沉淀下来。

一、起程
  人的一生,留不住的只有潺潺时光,或许爱过,或许痛过,或许恨过,或许绝过,也许真的身不由己,有一天爱情没有了退路,寂寞拉开帷幕,你是否妥协,还是选择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追逐。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一首空前绝后的爱情美诗,任世俗变换此情不渝的纯洁爱情,穿越三百年苍茫大地,谁不为此感动?相识,相恋,相守,相伴,有谁不渴望得到一份不分手的恋爱?又有谁能安静不起波澜的相守一生?
  李峰和小婷双双考上了不同的大学,这对郎才女貌的青春佳人面临着分别的纠结。他俩共同携手走过了三年的高中时代,三年的日子里,他们明确了恋爱关系。雏形的爱情,把他们如同一根绳上的蚂蚱紧紧绑在一起。可今后的日子,他们将南辕北辙,远距离去续写爱情篇章。
  日子不管他们心中有多么不舍,还是不知疲倦地向着分别的日子飞奔而去。开学的前一天,李峰目送着载着小婷的列车离开,心里好难过,他真的不想分开,可是命运怎么可能改变,小婷含泪离开,但他们的爱一直没变,成了异地恋,没有了以前孤独时的长久陪伴,没有了以前一直身前身后的追随,没有了以前一起散步的开心浪漫。
   李峰也走了,踏上列车,去了不愿意去,去了没有小婷的路。
  小婷坐车火车,看着列车外的风景,荒漠,戈壁滩,还有戈壁滩上的骆驼,她心里有恐惧,恐惧这个社会,毕竟她是第一次出远门。不过,幸好,有班长苏安宁在,有他在,可以给小婷一点安慰,抑制她心里的恐惧。
  苏安宁看到小婷难过,他知道小婷是因为没有和李峰录取到一个学校,是想念李峰,害怕他们之间有一个出问题,害怕他们的爱会出现分离,李峰玉树凌风,才华出众,肯定会有好多女孩喜欢;小婷出水芙蓉,绝代芳华,肯定有不少男生追求,这也是他们彼此担心的。因为他们爱了,他们用心爱了,所以才有这样的担心。
  苏安宁说:“小婷别难过,看看外面的风景,憧憬一下大学的生活,想一些快乐的事,放心,李峰不会背叛你的。我也知道你也不会背叛李峰的,我很看好你的,距离产生美哦,要是天天在一起,时间长了会有矛盾,也会腻的,你要学会一个人的生活,不能一直依靠李峰,人生路漫长,好多时候都是孤独的旅行,相信你很快就能恢复过来,大学有好多同学,你也可以和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时间长了你也就习惯了,想他了,你可以打电话,发短信啊,有困难你就找我,我是你坚强的后盾。”
  苏安宁的话让小婷心里暖暖的,也得到了一丝安慰,“苏安宁你说的对,我要好好的适应这样的生活,命中注定不能在一个学校,但我们却爱着,我要好好的去学校发展,深造,我要做好多的事情,生活过得充实,我也不会寂寞,不过,我要谢谢,谢谢你给我开导,安慰我幼小的心灵。”
  苏安宁笑着说:“这不就对了吗,你就是不倒翁,哪里都可以站立,不会倒下。”
  小婷笑了,笑容印在车窗上,好美。
  “各位旅客注意了,现在到了某某站,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
  车站到了,苏安宁帮着小婷拉着行李箱下车了,刚到车站门口,财经大学的学长学姐举着旗子,“某财经大学的学生请到这里来,这里有学校的大巴,可以送你们去学校。”车站人山人海,小婷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好惊叹。
  李峰说:“小婷走吧,我们还是打个的吧,大巴上人太多了,特别急,我们带的行李又多,太不方便了。”
  小婷点了点头,跟在苏安宁身后。
  苏安宁挡住一辆出租车说:“师傅,我们去财经大学,可以带我们去吗?”
  师傅回答,“好的上车吧,你们是新生吧,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我们这里风景特好,有好多的旅游区,还有博物馆,还有好多公园,闲暇时你们可以去转,不过都是要门票的。”师傅热情的做起了导游。
  苏安宁回答着,“是的我们第一次来,听你说这么一说看来我们是来对了。”一个个高大的建筑物飞在了他们身后。
  到了,校门前有好多车辆,好多人,家长,学生,还有好多行李箱。
  “快看,美女,真的是一个大美女,太美了,在学院我没见过这样的美女。”小婷的美无人能及,吸引好多人的眼球,学姐们羡慕她的姿色,小婷感觉到了在说她,她故意装作没听见,只是一味跟着苏安宁走。
  校园有径直的大道上有好多太阳伞,大概有三十多个,上面写着某某某转业学生报道处,他们寻找着自己的专业报道的地方。
  学长学姐热情的在他们办理入学手续,各自带他们去了宿舍,为他们铺好了床,他们没有想到,学长学姐真的这般客气热情。还有几个学长见面就开始要小婷的联系方式,小婷很含蓄,说我还没有办校园卡,以前的卡欠费了,听说院校有校园卡,所以我就没有再交话费。完了再告诉你,简短的几句话就打发了他们。
  所有的手续办完,小婷给李峰打了电话,问问他到学校了没,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好了没有,李峰也一样,也办完了所有的手续,准备去吃饭,两个人说了一些思念的情话挂了电话。
  苏安宁又给小婷打了电话,说一起出来吃饭,在校门等她,小婷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出去了。
  苏安宁见面就说:“哎呀,不错啊,刚来就有人要你的联系方式,他们是不是一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在我们学校你是校花,看来这里你也肯定能当校花,太好了,有这么个校花陪我吃饭,我多有面子,你看这么多学生都在看你,都是被你的美貌迷惑的。”你还真别说,真的有好多男生盯着小婷贼咪咪的看。
  小婷害羞了,“你也这样说我啊,我哪有那么好,你别夸我了,再夸我会羞的,再说我饭都吃不下了。”
  他们一起走到饭店,吃了来着里的第一顿饭,有说有笑,小婷也没有了难过,开开心心,又回到了从前一样的开心少女。
  饭后,苏安宁和她一起走在校园,看着小院的文化设施,看着校园的假山池沼,一起照相,校园好大,比高中的大好几十倍,他们感叹,这么大的校园,这也美的学校生活,生活太美好了。
  夜深了,他们各自回宿舍了。
  小婷推开宿舍门,看到了自己的舍友,舍友见了小婷问:“你是刘小婷吧?”
  小婷回答着:“嗯,是的,你们好啊,你们都来自哪里的?”
  舍友们来自五湖四海,有东北的,四川的,西藏的……他们相互认识,相互了解。
  一个东北的舍友对小婷说:“我好羡慕你,你太漂亮了,你真的是大美女,哦,好嫉妒。”
  小婷很不好意思的说:“没有,你太客气了,我很普通啊,没有你说的那样。”
  小婷的容貌真的无可挑剔,舍友们都喜欢和她说话,一直聊天,差不多十一点了,小婷假装上厕所去给李峰打电话了。
  “李峰,睡了没有?我好想你,一天不见我就这样想你,以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你在我身边多好啊。”
  李峰说“我也想你啊,哎,没有你一天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心情一点也不好,我会好好等你的,你也要好好等我,等我有时间了,我就回去看你。”
  电话打完,小婷回宿坐到自己的床上,打开书包,拿出李峰送给她的玫瑰花,看着玫瑰一脸的相思,轻轻的闻着玫瑰的花香,花香怡人,飘满整个宿舍。不论小婷走到哪里都带着李峰送给她的玫瑰花。
  一个舍友说:“哦…小婷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是你男朋友送给你的吧?好香啊,你那么漂亮,肯定你的男友特别帅?哎呀,给我们看看你男友的照片,看一看大美女的对象到底有多帅。”
  小婷点了点头说:“嗯,男友送我的,他也不帅,不过他对我好,我喜欢她。”小婷打开相册舍友们抢着看小婷的对象李峰,都赞不绝口。
  小婷很自豪,也好幸福,舍友之间的关系头一天就这样好,还有李峰爱着,挂念着。
  凌晨三点多了,他们的笑声说话声结束了,带着疲惫,安静睡了。
  
  二、天赋
  幸福的生活携带着绝美的笑容,将滚滚红尘滋润成人间仙境,青春短暂,像一趟没有返程的列车,这样的花样年华,绝对不能让它风平浪静,像奔驰在黑暗中的宝马,不惧前方只怕不知路在何方。让宣泄步入进青春的隧道,张扬给它看。
  打开你心灵的那扇窗,诉说你的美丽童话,你可以掩盖世界的苍凉,掩饰不住内心思念他的冰凉。有一天,回忆达不到你们初遇的地方,就用时光这把刻刀,刻去你哀伤的记忆,追逐着一个永远不属于你们的梦,最后飘荡在天地间,飘荡在纷扰红尘之中。
  大学是一个施展才华,学习个人爱好,锻炼自己,为未来好的生活打基础,没有了高中时代一个地方的同学之间的情意,又要建立新的友谊,老师,同学,环境,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不过空闲的时间真的太多了,又使你的生活空虚了不少,是不是很怀念高三时的激情奋战,现在好多时候都觉得一味的颓废,不过校园的不少社团让空虚的生活填了好多收获。
  上了大学才发现,小婷不仅人长的美,而且又是个全才,早早的起床去早操,回来时听到好多校园社团纳新,她忧心忡忡,不知道去报哪几个,后来经过反复挑选,她参加了音乐社团,还有文学社团,对于音乐社团的加入全是出于爱好,从小喜欢唱歌,她是一个藏族女孩,人人都赞藏族人一会说话就会唱歌,一会走路就会跳舞,这话说的还真不假,高中时代的小婷虽说有李峰的陪伴很快乐,却因闺蜜还有父母的离去很少唱歌,没有在音乐方面展现出她极好的天赋。对于文学社团的加入全是恋人李峰的影响,李峰给她三天一小诗五天一大诗让她对文字有了极好的兴趣,想着有一天能有李峰一样的文采,给他也写一些思念的情诗。
6165.com(澳门金沙),  好的东西人人喜欢,美得东西人人称赞。小婷的那张脸长得美若天仙,年龄的增长身体发育极好,前凸后翘,穿一身蓝色牛仔服,好多人被她迷醉,班里的男生,学院的男生都闻着风来看她,转眼不到几天就成了大学的校花,男生们看她只是爱慕的眼神,女神只有嫉妒了,她却不爱多说话,不论同学问她什么,只是委婉的拒绝,或者给一个微笑。她加入了社团,每天除了吃饭上课就去社团忙会,社团的男生把她当成心里的女神,看坐,倒水,伺候的比太后还要好,换来的只是“不用了,谢谢。”
  每年九月中旬,小婷所在的大学都会举办校园歌手大赛,各个学院的都来参加,包括每天练习唱歌的音乐系的,一说音乐系的同学参加,好多人都感觉名誉都是音乐生的,毕竟他们练习的就是这个,吃的就是这个饭,获得歌手大赛一等奖学校奖励五千块钱,荣誉证书还加学分,二等奖三千块钱一个荣誉证书,三等奖一千块钱,好多人都是冲着奖励来的。小婷渴望,因为父母的离去没有大量经济来源,要是获得第一名可以补贴她的生活费。
  一个同学起哄:“小婷你是我们大学的校花,又是藏族女孩,人美不说,估计你的歌声比人还要美,来,我们大家欢迎小婷给我们唱一首。”
  你还别说,校花的吸引力还真大,同学们的掌声如同雷鸣一般。
  小婷羞的脸粉红说:“我以前没有唱过歌,只是哼哼,我看还是别唱了,你们唱我给你们加油。”
  那个同学话也真多:“你喜欢哼哼,那就给我们哼哼一个。”又是一阵雷鸣掌声。
  小婷不好意思了,她深呼吸一口,走上了音乐社团小小的舞台,她没有登过台,登台面向大家,一脸灿烂的笑容,看不出来有半点怯场,“好吧,既然大家这么愿意让我唱,那我给大家唱一首李嘉石的喜马拉雅,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音乐响起,台下一片安静,所有的目光投在美女小婷上,看着她的笑,看着她的眸子,同学们几乎忘了眨眼睛,右手拿着话筒,目光朝着远方,像是在看喜马拉雅山脉,充满着深情,进去主题她开始唱了。
  梦中的河流
  淌进了小时候
  蜿蜒的小路
  永远没有尽头
  鲜花已盛开
  在星星的枝头……
  所有的人惊呆了,她的声音很有特色,像一把尖刀刻进了心里,真的是天籁之音,绝美,容貌,身材,歌声,好多人感觉她就是明星,一点也不比明星差,唱完了,她柔美歌声停了,呐喊掌声持续了好长时间,场面轰动,沸腾。
  向后一看,教室里慢慢的是同学,是被她的歌声吸引到这里来的,楼道内静静地,教室门口围的水泄不通,她征服了在场所有的同学,不到半小时,qq空间,朋友圈传遍了,点击率相当高,这下小婷成了学校的红人,她被一位学院音乐老师看中,老师说:“你很有天赋,你的表现极好,舞台是你的归宿,敢问你以前学过音乐吗?”
  小婷回答:“没有,只是打小喜欢唱歌,所以才报了音乐社团。”
  老师太激动了,按耐不情绪,跺着脚说:“天才,真的是天才,我当了半辈子老师,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能人,好好努力,我会扶持你,歌手大赛冠军非你莫属。”
  小婷好激动,好开心,刚来大学不久,就得到了这样的称赞。
  完事之后她又去了文学社团。文学社都是能人,每个人都是因为爱好去的。有文学爱好,说明文学上面也有几把刷子,小婷文学功底很好,只是不熟练如何表达和驾驭文字,原因就是缺乏练习,人长的美了,真的没有办法,好多人都爱慕她,都接近她,和她套近乎。文学社有个书刊,就是把一些优秀的散文小说聚集在一起,每一期都都会出版一本校园图书,发放的各个班级让大家阅读,好的文章也有奖励,学校和社会一家大型文学社联合,若是文章被文学社选中,并且出版成书籍,或登上报纸又有奖励,一个个的奖励,小婷好高兴,因为她生活困难,只有获奖才能一点一点凑活着上完大学。

钱琨赞许地点点头,摸出一支烟递给刘武,“辛苦了,下面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夜晚12点,大姐头悄悄来到传说中魔镜出现的地方,手里握着小刀防身,最近发生的事情着实奇怪,今天她总算发现了线索。小柯扇自己耳光的时候,她看清了那双纤细白嫩的手指,还有食指和中指之间那颗小痣,不会有错,那是钢琴和写作高手——小美的手指。

“啊!接听电话是什么意思?你们认为……小柯是被绑架了?”姜媛上气不接下气道。张云峰一声不吭地走过去,抚了抚她的背。

小柯渐渐比以前更漂亮了,大家都来问用了什么方法,小柯只说吃了些补品,用了高级昂贵的护肤品。选举那天,小柯轻松赢得了比赛,有人说因为热门人选失踪了好几个,但更多人说,即使她们没有失踪,也比不过现在拥有大眼高鼻和极具诱惑力的小柯。小柯听着心里乐滋滋的。

“对了。”钱琨摁熄了烟头,“你要那件意外坠亡案的资料做什么?”

小美马上辩驳:上星期隔壁宿舍的一个女生,装病骗班上自己暗恋的一个男同学去陪她上医院,后来听说把他推到镜子里,第二天他们真的就在一起了。

“好好……”姜媛点头如捣蒜,用手背揩了下眼角。

下星期就是校园小姐选举了,你准备的怎样?几个姐妹围着小柯问道。

“这个方思琪很可疑啊。”看完卷宗,叶庄迫不及待说出了想法,“她完全可以穿着鞋套上三楼推刘懿然,然后取了鞋套跑下楼跟其他人汇合。”

前几天选的校花死了,好惨啊,眼睛被挖了,鼻子被砍了,手指全被切掉,身体也被捅得不成样。围观的同学说。

“我是刑侦支队的尹苏黎,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

星期四

“哦,你们回来了,刚接到绑匪电话了。”

星期一,校园小姐热门人选之一,以剔透的双眼闻名全校的小清不见了,宿舍的同学说前一晚小清接到朋友电话,说出去吃宵夜就再没回来过。

“当然当然,这边请。”刘雁领着尹苏黎和叶庄上了二楼。

58,59,00!大姐头默数着,心跳得越来越快,一面扭曲的镜子慢慢呈现在眼前。镜子渐渐清晰,平整,里面没有映出自己的身影,而是挤满了哭丧着脸的人们,她们在镜子里拍打着玻璃,做着惊叫的嘴型,想要敲破镜子的束缚,放声呼救。大姐头认得那堆人中的几个:小晴、小婷、小纯和好姐妹小美。

叶庄眨眨眼,如梦初醒的样子,“没,注意着呢。”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学生看见一间宿舍前围满了人,挤上去问道。

“就算手机是在现场丢的,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吧。”叶庄悻悻道,开始收拾卷宗。

大姐头掐着小美的脸:你这猪头,这还不是隔壁宿舍编来骗人炒作,好让自己宿舍出名的?

“啊!”一声惨叫撕裂了宁静的黑夜。

对不起,该了结了。说完,大姐头握紧手中的刀,踏进了镜子中的世界。

铂爵公馆是和州市最顶级的楼盘,依山面水,几栋洋楼呈弧形拥抱琼湖,背靠苍翠的大月山。

星期三,因为身材火辣魅惑而迷倒众多男生,引来无数情敌和妒忌的小纯也不见了,听说是前一晚有男生约出去玩,就再没见到过人。

“这是我家太太,这是刑侦支队的两位警官。”跟在后面的刘雁相互介绍着。

一举成为了校花,小柯变得高傲无比,再也不理会自己的姐妹们。大家结成死党时说过的承诺,她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不久,小美也失踪了。大姐头找小柯帮忙去找,竟然被当面拒绝,还被扇了一耳光。大姐头没有说话,默默离开了。

刘武一时语塞,眼珠子转来转去思考对策。

星期二,同是校园小姐热门人选之一,以高挺的鼻梁获得大家好评的小婷也不见了,同学说半夜上厕所以后失踪的。

方思琪的刘海动了下,却没有出声,衬得前面那一动犹如幻觉。

还能怎么准备呢,样子就长成这样,总不能为了个比赛就去挨刀子整容吧?小柯回答。

“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她这又是帽子又是口罩的,莫非……是她绑走了我儿子吗?”姜媛瞪大了眼睛,嘴巴一张一合却吐不出一个字。

靠,你还相信那种胡编的传说?亏你都读大学了。大姐头把小美训斥了一番。

6165.com(澳门金沙) 1

一个姐妹小美提议说。

刘懿然没有答话,面对墙壁偏着头,手臂缓慢地上下摆动。

要不,去让宿舍4楼的魔镜帮忙?听说每晚12点那里都会有镜子出现,把自己想要但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扔进去,就会变成自己的东西。

“所以,我们需要弄清楚,手机是在现场遗失的还是之前丢失的。”尹苏黎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方家座机。

大姐头想起了一星期前姐妹几个的谈话,猜到大概小柯真用魔镜夺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失踪的人一定和她有关。

张柯和夏彬正往小树林走,听到一声惨叫,回头就往办公楼跑,同时看见方思琪从办公楼跑出来。后来方思琪说,她是躲在了二楼的柜子里,直到听到惨叫后她才跑下楼。

晚上,小柯站在宿舍4楼走廊的尽头,默默数着时间。12点刚到,原本坚实的墙壁瞬间变成了一面镜子。小柯不禁开心地笑着,在镜子前眨眨和小晴一样的眼睛,摸摸和小婷一样的鼻梁,又卖弄复制了小纯的身姿,兴奋得不得了。

“小姐,他们就跟你聊两句,不会耽误太久。”刘雁轻声抚慰道,“我去给你冲杯橘子水。”

听说后来每晚12点,镜子还是会出现,经过的学生会看到镜子里躺着几具血淋淋尸体,没有眼睛的,没有鼻子的,没有手指的,身体被捅成蜂窝的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披头散发,手拿尖刀的女人,死死盯着经过的路人,好像是不准任何人靠近。

“好了,刘姐,现在可以带我们去见方小姐了吧?”尹苏黎道。

4

“你小子,不到黄河不死心,走吧。”钱琨站起来抖了下身上的烟灰,“当事人一共六个,宸子,再找两个队员来,我们还原事发经过,看能不能发现手机消失之谜。”

说完,刘雁向尹苏黎使了个眼色,尹苏黎又用手肘捅了下叶庄。

“我说……”方思琪缓缓抬头,“你带了镜子,出去。”

“刘哥,麻烦过来一下!”民警王萌在门口招了下手。

尹苏黎不再多问,道谢后便结束了通话。

“这就来!”刘武声音洪亮,赔着笑脸跟张云峰和姜媛道歉。

“那……那要是前一种……那……小柯”眼见姜媛的眼泪又要涌出来,张云峰赶忙安慰道:“你别急,小柯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肯定会跟我说,所以前一种可能性不大。”

果不其然,监控里没有拍到方思琪的影像。尹苏黎本也没抱太大希望,既然刘雁说得那么肯定,就算方思琪出门了,那也是偷偷溜出去的,当然会选择从监控坏掉的后门出去。

“到书房。”方树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厅。

“可不是,还有,凭张云峰家的条件,别说三天了,三十天都不一定凑够一百万。”

“这是怎么回事?”

“等等!”叶庄站起身来,盯着玄关处的那面墙,“墙上那幅画跟周围的装饰不太搭。”说完,她走了过去,用手摩挲起画框。

突然,刘懿然扭头看向女孩,笑容丝毫未变,犹如戴着一张惨白的面具,她的手臂机械地上下滑动着,宛若音乐盒上舞姿固定的小人。

“警察同志,万一小柯遇见坏人了怎么办?说不定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已经……”姜媛越说越激动,两眼包起泪花。

男孩猫腰向前望去,“还真是她,她在干嘛呢?”

“我们今早去他学校,辅导员说他昨晚就夜不归宿,系里的同学都在帮忙联系他。这肯定不正常,肯定出事儿了。”

虽料到查监控的作用不大,尹苏黎还是照例在小区保安室里观看了案发时间的监控录像,一边听保安队长讲道:“大约一星期前,后门的监控探头坏了,供应商那边说要换新的探头,但目前断货,得等一两周的时间,我们通知了住户这个情况,还专门加强了后门的巡逻。”

钱琨瞄了一眼,这个齐叔衣着破旧,头发上也落满灰尘,人倒是精神矍铄,“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团血迹的?”

倪娜抬了抬眼皮,“嗯,确实看不出来。”

中年女人穿着围裙,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脑后挽了个鼓鼓的发髻,看样子是方家的佣人。见她有些紧张,叶庄笑道:“哟,这房子可真气派。对了,怎么称呼您?”

“那就不可能了。”刘雁明显松了口气,“我家小姐病了一个月了,连房门都很少出。”

刘雁为难地看了看倪娜,后者仍然默默吐着烟圈,烟雾几乎遮住了她的脸。

刚走到门口,他的手机响了,看是钱琨打来的,忙接了起来:“钱队,是绑匪打来电话了吗?”

尹苏黎做了个安抚的手势,“歹徒带走张柯肯定是有企图的,不然当场就下狠手了。要么是有仇,带走了折磨虐待,要么就是有其他意图,很可能会跟你们联系。”

“喂,请问您是哪位?”是佣人刘雁的声音。

“懿然特别懂事,知道我赚钱辛苦,平时都是省吃俭用。那手机买了也就大半年的时间,要是丢了,她肯定会马上去找的。”

话音落,陈宸递给张云峰一张监控截图,“麻烦您看下,这个女孩子你们是否认识?”

“嗯,你看,这房间里虽然有很多装饰品,但没有一件光亮可鉴。”尹苏黎环视一周,见洗手间的门没关,快步走了过去,“果然,连洗手间的镜子都被遮住了。”

“这是我们的调查程序,由于张柯失踪前,曾出现在您女儿意外坠亡的现场,所以我们就翻阅了下当时的案卷,发现您女儿的手机好像不见了。”

刘雁忽然哽咽了,声音时断时续,“我女儿……她……她意外坠楼死了。”说着,她的眼泪涌了出来,不断抽泣着,“那天晚饭时还打电话跟我说,九点前就会回家,怎么就……就……”

“照镜子?在哪里照镜子?”尹苏黎不由地身体前倾。

刘雁一声叹息,在另一侧坐下,“是病了,病得不轻。”

二楼跟一楼一样到处堆积着破烂的杂物,方形的大窗户只剩窗框,夜风呼呼往里灌。对面是一排灰白色的铁皮档案柜,像一排竖立起来的棺材。

“是的,她的男朋友张柯失踪了,她是见到张柯的最后一个人,所以我们想问问情况。”

倪娜低下头,闷声不响地抽着烟。

“这个……”尹苏黎有些手足无措,皱着眉望向叶庄。

方思琪很害怕,说什么也不上三楼,又担心刘懿然,所以让张柯跟夏彬上三楼去看看。张柯和夏彬上到三楼找了一圈,没找到刘懿然,又回到二楼,结果发现方思琪也不在,以为她下楼去找杨晨和胡帆了,所以他们也跟着下了楼。

张云峰两手抓着膝盖,挺直腰杆,“警察同志,小柯每晚都会打电话给我们,昨天没打,我本来也以为他是有事儿耽搁了,但今早小柯妈又连打了好几个,都是关机。”

张云峰的沉着冷静让尹苏黎松了口气,紧接着,他又让张云峰陈述了一遍张柯失踪前后发生的事情,但跟刘武说得一样,没有线索可查。

楼上传来了“嗒嗒”的脚步声,两人迅速坐回原位。

“这附近住户少,更别提宠物,是人的血迹错不了。”刘武解释道,“而且今早还发生了一件事,一对夫妇报案称儿子失踪了,没多久这里就发现血迹,我怕是有什么联系。”

“所以,绑匪是脑子进水了么?”叶庄两手一摊。

巷子口已经用黄白相间的警戒线封锁起来。钱琨亮了下证件,右手一挥,尹苏黎、叶庄和陈宸紧跟着进了现场。

“画框挂得挺松,总觉得后面有什么。”她蹲下身子,小心翼翼抬起画框,“是镜子!”

“哦?”中年女人将门完全打开,“了解什么情况呢?我家小姐最近身体不好,一直在休息。”

“你们先别胡思乱想了。”钱琨双手插袋走到几人中间,“黎子你们去一趟他女朋友家,问问那天的情况,宸子去和州大学调查下张柯的人际交往情况。当然咱们也不能排除是绑匪的可能性,我陪张先生在这儿等电话。”

女孩拉着男孩朝右边挪了挪,想看清楚刘懿然在干什么。刚挪了两三步,一道阴冷的白光闪过,原来墙上挂着一面镜子,里面是一张笑容凝固的苍白脸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