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我上大一那年的事,天津师大一个宿舍和我们连谊。因为她们大多是天津人,我不是,所以她们的活动我很少参加。有一次可能是国庆吧,她们那个屋唯一一个外地的跑来找我们玩,因为其他人都回家了,她一个人无聊。男生和女生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喜欢讲讲鬼故事的,我们几个就轮流讲,打算吓她一下子。

高考前。学校照例在六月一号放假。高一高二不上课了,给高考腾考场,收拾和验收考场往往是需要几天时间的。我们高三的也不上课了,各自去各自的地方备考,等待考试。学校的宿舍在这期间还是开放的,供有需要的高三学生住。

接下来说几件真实经历的灵异事件。先说一个最早的吧,那是高三的时候,晚上睡觉,觉得迷迷糊糊的,突然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刷的一下从眼前闪过,吓得马上就坐起来了,打开台灯不敢睡觉,后来老爸老妈看见了,就过来安慰了我一下,说是压力太大了,那段时间lz确实压力有些大,还会有头疼的毛病,也就没多想,后来就睡着了,没别的事了。不过这才是整套事件的开始。

结果呢,我们知识太少还是怎么的,那几个故事她全听过,后来就该她讲,她就说:你们听说过会开门的鬼吗?我们当然没听过(就是真的听过也会说没听过的),于是她就讲:

宿舍楼很大,共四层,一层有三十多个房间,高一高二住下面两层,还有一部分在三楼,高三是三楼一部分,然后四楼。整栋楼只有一个入口,在最东头。走廊可怕不可怕就不说了,因为高中不同于大学,白天所有人都在教室,晚上大家一起回宿舍,作息时间一致,脑补恐怖画面自己吓自己的机会基本不存在。

上大学之后,我被分在了一个很纠结的宿舍:阴面,整个学校的最后面,宿舍窗外就是各种荒郊野地,左边是水房,右边宿舍没人,楼上楼下都没人,以上为背景。

我们住的二宿舍是老房子,经常有些说不清的事情。有一回熄灯了,大家都睡不着,躺在床上聊天,突然听见敲门声。当时以为谁被关在外面,就问:是谁?外面不答,里面就说:不许开玩笑,是谁自己说,否则不给开!外面还不答,里面人赌气谁也不动。外面又敲了一会儿,不响了。里面人倒有点儿过意不去,但是一查人都在,就当是隔壁的人捣乱,不理她了。大伙儿才要睡着,突然传来拨插销的声音,一时人人神经紧张,有个胆大的就叫:玩笑别开太离谱了!靠门下铺的那个是体育生,这会儿就抄了把榔头,打算谁进来就是一榔头。

我是转校生,才转过来不到半年,高三宿舍满员了,所以我被安插在高一宿舍区,住在一楼,床铺在宿舍最里面靠窗的位置,上铺。高一高二一走,一层二层只剩我自己了。因为家离得远,我没法回家。不过说真的,一个人住一层我还真没多想,也没觉得害怕,当时还庆幸没人跟我抢水房了。

第一件,有一天晚上我们宿舍几个人在楼下唠嗑,还有几个其他系的哥们,有一个人就说起自己碰到的灵异事件了,说有一次他去网吧打通宵,回来以后在宿舍睡觉,宿舍其他的人都去上课了,我们宿舍的门都是那种内插销外挂锁的,宿舍只有他自己在床上睡大觉,到了11点左右,他听到有人在敲门,他就不耐烦的说,门没插,敲什么敲,进来。外面的人就喊,门插着呢,你有病啊,自己睡觉插什么门。他一听,翻身下床一看,门真是插着的。我们听完还念叨,你丫不是梦游吧,他说,不应该啊,我没梦游的毛病。又唠叨了几句,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回去休息了,宿舍里一个哥们去楼上打游戏,我说,不知道他几点回来呢,给他留着门吧。然后我是最后一个进门的,把门带上就上去睡觉了。然后后半夜,我听到了敲门声,我宿舍那哥们喊,开门啊。我很烦的说,进来贱人,门没锁。他喊,门锁着呢好不。我一听这话,顿时睡意全无,下去一看,门真是锁着的。我们宿舍有打呼噜的,说梦话的,磨牙的,梦游的还真没有,我睡觉比较浅,有啥动静基本都能听见,自己也没梦游的毛病,这个事···

外面拨了一会儿,门真的开了!里面人全吓麻爪了,谁也不敢动,可是也没人进来。等了半天,总算有人缓过来,把门重新插好。第二天问隔壁屋,她们死也不承认是她们捣鬼。此外那天晚上还有人看见鬼火,在走廊里飞呀飞的,仔细检查她们那门,果然有个烧焦的印儿,就在插销那里。这件事后来捅到学校,宿舍办给她们楼全换了暗锁,后来也就没事了。

因为是女生宿舍楼,为了防偷窥神马的,宿舍楼后面专门砌了一道防护墙,有一层半楼那么高,墙头照例弄了玻璃碴和仙人掌,这堵墙两头是封闭的,和宿舍楼的后墙之间有一米多的缝隙,形成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既起了安全的作用,又不至于挡了光线。大家自行脑补一下。然后楼后面还是我们学校,是学校的操场。

第二件,我在学校门口买了个小梳妆镜,因为宿舍没镜子,我当时长发,需要用镜子检查仪表···我们宿舍的床是上面睡觉,下面是电脑桌那种。回宿舍以后,把镜子放在桌子上面的小书架上,然后就上去睡午觉了,宿舍其他人也都在自己的床上,刚躺了一会,就听见啪的一声,我以为是我对床的又把手机摔下去了,伸头一看,是我刚买的镜子,在我和对面的人两张床中间摔碎了。第一,宿舍没别人了,所有人都在床上。第二,我当时镜子放的比较靠里,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掉下来,也应该掉到桌子上,结果却摔在了两张床的当中···

她讲完我们七嘴八舌地分析原因,突然间停电了,顿时宿舍里一片漆黑,接着就听见走廊里有沉重的脚步声,然后就是有人敲门,当时一屋子人大声怪叫:鬼来了!

宿舍里的高一生走后的第二个晚上。我用MP3听了会儿音乐,然后就睡着了。

第三件,有一天晚上,大概11-12点吧,我们刚躺下,突然听到窗外同时想起了女人和小孩的哭声,还有猫叫,声音一场凄惨,吓得我手脚冰凉,一动也不敢动,大概过了5分钟吧,声音马上就消失了,然后我悄悄问了跟我一起的哥们,说,你听到了么?他小声说,听到了···

半夜里激灵灵地醒来了。是被窗户那里发出来的敲窗声惊醒的。很有节奏的声音,不紧不慢,不大不小,哒、哒、哒、哒、哒、哒。我躺在床上,恐惧到了极点,我知道整个一层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我的身体都有点僵了。我一点儿依靠都没有。我凝神听了好一会儿,一动也没敢动,心里的寒意和恐惧冻结了浑身的血液。还好,我的脑子没有僵掉,而是在黑暗中急速运转:外面没有一点风声,再说这声音,它也不可能是风敲打窗户产生的。树枝?那里面一根儿树苗都没有,而且窗户离地一米多高。要去开灯吗?我必须得从上铺下去,走过整个宿舍到门口那里去开灯。我就那么焦急万分地装死人躺,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

第三件,也是最邪门的一件,这个事发生以后,我几乎不敢在宿舍睡觉了。lz会弹吉他,宿舍楼有几个朋友跟着我学,高深的教不了,带他们入门还是无压力的。那天一个朋友练完琴就把琴放在我们宿舍了,我把琴就给他立在了墙角,然后大家就上床休息了,到了后半夜,大概1-2点左右,墙角的那把吉他突然自己响了,声音是从六弦到一弦有节奏的依次划过,登时lz就感觉后背冷汗直冒。还是那样,宿舍人都在床上,如果是有什么东西掉了,或者是老鼠之类的把吉他碰响,声音应该是杂乱的,不应该是这样有节奏的,床离地面大概有1.7米的距离,也不可能是同宿舍的人恶作剧。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二天早上我问宿舍的人,谁昨晚听见吉他响了。昨晚宿舍有3个人,1个表示早睡死了,什么也没听见,另一个则表示听到了,而上次跟我一起听到窗外诡异声音的也是他。上午我把这事跟对面宿舍的人一说,他突然很紧张的说,当时是几点,我推算了一下时间,他说,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他听到有人对着他背后冷笑,而睁眼一看根本没人······
这件事之后好几天都没回宿舍睡觉,家里人知道了这事,找人给算了算,做了场法事,又给我写了个护身符带在身上,之后就没事了。后来学校又扩建了,宿舍后面起来了好几座楼,宿舍周围也都住进人了,就再也没发生过类似的事了。

这样不知道僵持了好一会儿,我突然想起了右手边放着的MP3。我激烈地进行了好一会儿的思想斗争,那敲窗声仍在那里。我仿佛感到一个什么站在窗户那里窥视着躺在那里装死的我。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我心一横,摸索着悄悄地伸出右手,拔掉了MP3上面的耳机,默默地摸索着把音量调到了最大,然后暗暗地开了机。因为是功能很简单的播放器,所以高亢的音乐顺着我入睡时的播放突然在黑暗中响了起来,在音乐声中,我静悄悄地躺在床上仔细分辨,敲窗的声音几乎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刹那就消失了。

过了很久之后,我关了MP3,又屏息听了好久,外面一点声息都没有。

第二天天一刚亮,吓破了胆的我立刻跑出去到走廊的公用电话那里给我的朋友小庆打电话。她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走出宿舍门,空荡荡的楼第一次让我觉得心惊胆战。小庆在家里住,她家在几里地之外,但是她在宿舍留了一个床位,天气不好时在这里住。她的宿舍在四楼。她很快来到了学校,先和我一起检查了我们宿舍的窗外,仔细查看了周围,没有任何异常!树枝什么的都根本都没有可能!

我的心里开始有点发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