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瑞安设区,平苍合并,能否促进瓯南甚至浙南发展。

问题:平阳和苍南假如合并了对温州发展有什么影响?如题,平苍合并瑞安设区,能否促进平苍以及浙南经济发展。

记者从温州市交通运输局获悉,截至昨日14时,公路原中断交通45处,经抢修已恢复44条,还有1条因塌方量大、在山坡上施工难度大,预计10日可以抢通恢复通行。高速公路已于7日19时50分全部恢复通车。

回答:

回答:

今年第23号强台风“菲特”给温州市交通运输系统造成严重损失,特别是苍南、平阳、瑞安、洞头等地因台风袭击造成局部交通瘫痪。据不完全统计,截至昨日14时,台风给温州市交通系统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93亿元。台风登陆时,温州市高速公路全线封道,特别是甬台温高速瑞平苍段损失严重,造成损失704万元。国省道方面,公路中断交通6条:104国道平阳、永嘉段曾中断,56省道瑞安段、57省道平阳段、41省道永嘉段、78省道苍南段分别因漫水或山体滑坡而中断,全市国省道公路水毁造成损失4269万元。县乡道公路因路基冲毁、边坡坍方、桥涵淹水、路面漫水而中断交通39条,造成损失10782万元。

请问你是值得平阳和苍南吗?如果是平阳跟苍南的话,个人认为不会合并,理由是:浙江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产业链,苍南是食品包装袋集中生产地,温州本地生产的皮鞋注重质量,瑞安山寨基地,水头皮质加工等等,各有各的特色产业,合并不利于商业发展。

图片 1
谢邀!依据《温州市城市总体规划》市域城镇空间结构规划图来看,未来瑞安必定撒市设区,与温州构成温州市城市中心区,南为平苍副中心,北为乐清副中心,如此可见平苍规划早已确定,只待条件成熟时实施。

另外,温州市在建工程、水运、道路运输等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其中,在建工程损失14093万元,在众多的受灾地区中,又以苍南损失最为严重,达到6500万元。水运受灾损失6640万元,其中苍南4022万元、平阳1000万元、洞头475万元、瑞安、乐清沿江企业、港航办公楼受内涝影响严重,内涝水深达1米多,停电,网络、传真无法通讯,损失978万元。

由于敖江流域两岸分属两个行政县管辖,城市规划建设步伐难以一致,甚至一条大桥的建设也要经过漫长的岁月协调,严重阻碍敖江流域的整体发展,更无法编制和形成温州南翼副中心的总体规划。我认为平苍合并优相当必要,能够充分发挥敖江流域的整体开发建设,有利于加快全面建设温州南翼副中心,提高温州都市区的整体实力。

在道路运输方面,受灾损失达到2808万元,苍南损失依然最为严重,达到2080万元。另外,台风“菲特”的袭击,还造成全市停运班线719条、车辆2716辆、5355班次;公交停运班线14条、车辆110辆、295班次。

通过合并,可以更加科学编制敖江流域城市区域总体规划,发挥各自优势,减少重复建设,加快城市规划的整体实施。

市交运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应对台风“菲特”,并及时恢复该市正常交通秩序,台风登陆后不久,该市交通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就投入了紧急的抗台抢险救灾战斗之中,特别是苍南、平阳、瑞安等重灾区,更是抢修的“重点”。全市交通运输系统共投入抢险救灾人员2273人,投入抢修车辆485辆,抢修机具230台,共转移人员13710人。

通过合并,突出重点,有利于城市的中心的形成,发挥城市核心作用。

通过合并,更主要是减少行政协调,发挥行政的决策作用。

回答:

1、龙鳌合并称市,已经满足不了未来的发展趋势。

2、平苍分于老平阳,如能合并称市,将形成北有乐清,南有平阳的格局。

3、近年来,平苍交通建设投入持续增加,交通渐成网络。1981年分县时,交通不便利的情况将得以解决。

4、老生常谈的原因,整合资源,不要重复建设,将财政用在刀刃上。

5、群众在感情上认可度高。如果是龙鳌合并,未必有群众基础。

6、随时随地以当时历史条件为转移,这是我听**报告最大、最深的体会。如果说1981年平苍分县是顺应当时的历史条件,那么在新时代、新征程的路上,平苍合并称市,也是顺应当前的历史条件。

7、综上,我认为平苍合并是大势所趋

温州南部鳌江流域,原来的平阳县被拆分为二,以鳌江为界分为平阳和苍南两县。本刊记者近日在平、苍两县调查了解到,两岸各自发展进入新的平台期后,分治的格局日渐成为鳌江流域发展的制约和羁绊。为此,鳌江两岸呼唤区域经济发展能够早日走向共赢。

“20年难架400米一座桥”

鳌江流域地处浙南闽北之间。据了解,原平阳在分县之前是全国人口最多的大县,有180多万人。当时由于“地大人多,行政领导力所不及”“经济落后,山海之利不能得到发挥”等原因,1981年6月,国家批准从原平阳县分出苍南县,两县划江而治。

从“一家人”变“邻居”,不同的行政归属,使得两县在发展过程中渐渐地把对方视为竞争对手,难以合作。发生在鳌江港口“20年难架400米一座桥”的故事,凸显了流域分治的矛盾。

1986年,在平阳县鳌江镇对岸,苍南县新建龙港镇。当时,苍南提出在两镇城区之间联合架设一座市政桥,以结束两岸群众往来长期依靠渡船之苦。但是,平阳怕建桥后“肥水流入外人田”,任凭苍南苦苦相求就是不同意。无奈之下,苍南只好舍近求远,在距龙港建城区7公里以外的上游建造了龙港大桥。

不想几年之后,原先让平阳看不上眼的龙港镇后来居上,经济实力反超古镇鳌江,成为海内外闻名的“中国农民自费造城的样板”“中国第一座农民城”。这回平阳县主动提出要建桥,而苍南方面却由当年的“积极派”转为了“消极派”。

admin 娱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